第二章 拜师镇元子

文 / 熊猫胖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眇之门。

    ……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

    看完和后世没什么不同的道德经,左小右皱皱眉。

    没感觉。

    ……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

    南华经看完,天将黎明,左小右恍恍惚惚的去准备早餐,恍恍惚惚的去照顾菜园,恍恍惚惚的去做素肉,又恍恍惚惚的给清风明月开了小灶,最后恍恍惚惚的天黑休息。

    清风明月和其他道士们都没有发觉左小右的恍惚,因为他表现的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只有左小右自己知道,自己的灵魂和身体仿佛变成了两个不同的个体,明明在想别的事,身体却如同被托管了一般,让他怀疑自己是否精神分裂了?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一个月,一直到镇元子归来。

    “师父回山了!”这天,五庄观上空飘来一朵洁白的云彩,祥瑞之气扑面而来,惊醒了正处于精神分裂状态的左小右。

    “咦?”左小右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自己的身体重新被自己控制,不禁惊喜万分。但还来不及高兴,一道人影就出现在了身前。

    左小右吓了一跳,噔噔噔后退三步,打眼一瞧,不禁眼前一亮。

    此人乃是一个道人,头戴紫金冠,无忧鹤氅穿。履鞋登足下,丝带束腰间。体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颜。三须飘颔下,鸦翎叠鬓边。

    好一位有道全真。

    “这……莫不是镇元大仙当面?”左小右小心翼翼的问道。

    来者正是镇元子,他此前离开多日,乃是去了天庭参加蟠桃会,谁知天庭被一只猴子搞的一团糟,结果蟠桃会没开成,镇元子有些败兴而归。

    此前刚刚驾云来到五庄观上空,就察觉到观里有一个魂魄与肉身若即若离的陌生人。

    镇元子见多识广,知道此人乃是练功走火入魔,把自己练的半死不活,好在五庄观有人参果镇压,才让此人的魂魄没有完全脱离肉身,不然此人早就前往幽冥地府报到了。

    见此人没有因果缠身,出于好心,镇元子便用一道人参果树的气息帮此人魂魄归体,然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但离得近了一打量,镇元子顿时惊讶万分,此人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就连修行也是刚入门,甚至没入门的状态,却命运如烟似雾,完全看不到过去未来。

    以镇元子的辈分,这样的人他只在那些证了道果的人身上才能见到,但此人却也出现这种情况,是何道理?

    镇元子一下来了兴趣,见其相问,便点点头:“正是贫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我五庄观?”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左小右二话不说,纳头便要跪拜,但还未跪下,就被一股无形之力托住,完全跪不下去了。

    镇元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左小右一脸无奈:“师父,弟子一心向道,还望师父收留。”

    “呵呵呵。”镇元子笑了笑:“你是何人,为何来我五庄观?”

    见镇元子较真,左小右只得说道:“弟子左小右,华国人氏。如何来到五庄观……弟子也不知晓,只是弟子正在打盹,再睁开眼就突然出现在五庄观门前,还望师父明鉴。”

    对清风明月他们,他可以假装自己失忆,但当着镇元子的面,他却实话实说了。在他看来,大能面前绝对不能说谎,他们活的年头太长了,什么都见过,是不是撒谎一眼就看得出来。与其撒谎留下恶感,不若坦坦荡荡的把自己的来历说出来。

    只是他隐瞒了华国的位置和时空,镇元子要是算得出来,他认了。算不出来就不怪他隐瞒了。

    镇元子听了华国两个字,果然暗中算了算,但这一算,却完全是一片模糊,但他确认左小右的确没撒谎,如果真撒谎,那他掐算之中只会显示一片虚无,而不是一片模糊。

    虚无代表完全没有,模糊却代表有,只是他道行太浅,算不出来。

    见三界还有自己算不出的位置,镇元子心中一惊,不动声色的问道:“那华国在何方?”

    “弟子不知。”左小右摇摇头:“弟子只知来自华国,至于在五庄观的何方,却完全不知。”

    镇元子点了点头,在他看来,左小右不知道很正常,要是知道才奇了怪。现在有两个问题困扰着镇元子,一个是华国究竟在哪?又是何方神圣创造的世界?另一个就是这左小右一介凡人,为什么会没有任何因果和过去未来呢?

    只要是三界之人,从出生之日起就应该和这方世界有了因果,甚至在出生之前,转世轮回的身份也都一清二楚,在地府生死簿上有记载,但左小右却是完全没有过去未来,仿佛凭空出现在这方世界,这让镇元子大是不解,却也兴趣满满。

    来自一个无法算出的世界,本身也是模糊一片,这种人在三界中几乎不存在,就算存在,也都是那些圣人级别的老怪物,但左小右只是一介凡人,却模糊一片,这就很有意思了。

    “你这些日子练了什么?为何会走火入魔?”镇元子问道。

    “走火入魔?”左小右一惊,有些焦急,有些茫然的问道:“敢问师父,弟子真的是走火入魔了?”

    “不错。”镇元子把他之前的情况说了一下,道:“是不是觉得身不由己?明明在想别的,身体却不听使唤。”

    左小右连连点头:“师父说的不错,一个月前,弟子看了一本道德经,一本南华经,之后就变成了那副样子,但在不久前,弟子突然感觉一股气息把弟子包围,然后弟子就恢复了正常。”顿了顿,见镇元子嘴角含笑,不禁福灵心至,再一次跪下:“弟子多谢师父救命之恩。”

    这次镇元子没再拦着他,任由他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笑道:“起来,起来。”等左小右起身后,镇元子道:“既然你叫我一声师父,那我就收下你这个弟子了。”

    左小右大喜过望,再次跪下磕头:“多谢师父收留,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哈哈哈,起来起来。”镇元子很开心,有一种得到新玩具的感觉……

    ……

    镇元子收左小右为徒的消息被清风明月和其他道士们知道了,每个人都很兴奋,兴奋地都哭了:“太好了,以后可以天天吃师弟做的饭了。”

    ……

    “师父,你这次去参加天庭的蟠桃宴,怎么也没带点鲜果给我们呀?”拜师仪式办完之后,镇元子还来不及传授左小右道法,就被清风明月好一顿埋怨。

    镇元子笑骂:“你们两个吃货,此次蟠桃会被一个叫孙悟空的猴子搅得乱七八糟,师父连蟠桃都没吃上,又哪有鲜果带给你们。”

    “孙悟空?”左小右心中一动,清风明月却不解:“师父,孙悟空是谁?”

    “说起那孙悟空,乃是开天辟地一灵石中所生的石猴……”镇元子讲述了一番孙悟空来历,道:“也不知那孙悟空从何处学了七十二变和筋斗云的本领?又得了东海定海神针,法力倒也不凡。此次将蟠桃会却未得到邀请,含恨之下毁了蟠桃会,此时玉帝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为师不像掺和那些杂事,便提前回来了。”

    “原来如此。”清风明月都皱了皱眉:“那孙悟空也真可恶,不过是初来乍到,却自以为是,无法无天,这次肯定讨不得好去。”

    镇元子笑道:“那就不关你我之事了。”

    此时左小右心里多了几分算计:孙悟空破坏了蟠桃会,看来大闹天宫就在眼前了。可恨,我现在根本就没有半点能力,想浑水摸鱼也没有机会。

    想到天庭的蟠桃,太上老君的金丹,左小右就馋的心里痒痒。抬起头看着镇元子,心里一松:还好,还有人参果。只要我表现良好,相信师父不会吝啬一个人参果吧!

    自此之后,左小右便成了镇元子的最小弟子,因为左小右不管种菜还是做饭都是一把好手,让五庄观上下都十分满意,他也是得到了全观上下的喜爱,各种好玩意儿不停地送,镇元子也传了他较为高深的筑基之法,让他并没有像孙悟空一样一飞冲天,却打下了比孙悟空更坚实的基础,稳步向上提升。

    如此数月过后,五庄观来了一个天庭使者,送给镇元子一份请帖:“妖猴已被捉拿,烦请镇元大仙前往天庭赴斩妖宴。”

    镇元大仙接了帖子:“劳烦天使禀明玉帝,贫道随后就到。”

    “大仙客气了,小仙一定带到。”

    天庭使者离开后,清风明月凑了上来:“师父,玉帝又邀您赴宴啊!”

    镇元子呵呵一笑:“那孙悟空已被抓住,马上就要问斩。玉帝这是要杀猴立威。无趣,无趣。”

    “还真是无趣。”清风明月也觉得没意思,杀一只猴妖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多吃两口菜呢!

    左小右却心中一动,问道:“师父,玉帝只邀请您一人前往吗?弟子从未去过天庭,能不能带弟子去长长见识?”

    “师弟,你要去天庭啊?”清风道:“天庭可没什么好玩的,规矩多得很,烦也烦死了。”

    “但是仙果、仙酒还不错。”明月擦擦嘴角溢出的口水,道:“算起来,上次吃仙果,喝仙酒,已经是三百多年前了。”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天上一年,地上三百六十五年。王母娘娘每年生日都会举办蟠桃会,但人间却是三百六十五年一次。

    有时候左小右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天庭一日,地上是一年呢?这表示天上的神仙修炼一天,地上的妖怪已经修炼一年了。三百六十五倍的差距,这些神仙就不担心被地上的妖怪赶上吗?

    莫非天上的神仙总是嚷嚷着降妖除魔,就是怕地上的妖魔会成长太迅速,才会迫不及待的要将其扼杀于萌芽之中?

    “此番虽不是蟠桃会,却也算一次弥补。”镇元子沉吟片刻,道:“如此,清风明月和小右便随为师前往天庭赴宴。”顿了顿,对清风明月交代道:“到了天上,你二人照顾好师弟,莫要让其他顽皮的仙童欺负了。”

    “师父放心,师弟的安全就包在我们身上了。”清风明月痛快的答应下来,其他弟子却一脸悲伤:“师弟,你走了,谁给我们做饭啊?”

    “嗯?”镇元子呵斥道:“莫要胡言乱语!你等就不能随小右好好学习如何做饭吗?日后若小右闭关修炼,数月不出,你等莫非就饿死不成?”

    镇元子很少发脾气,所以每次发脾气,弟子们都很害怕。见几十个师兄们都战战兢兢的,左小右连忙道:“诸位师兄放心,临走前我会准备好数月口粮,诸位师兄用芥子袋储存好,随时可以食用。”

    一听这话,众道士大喜过望:还是小师弟想的周到,小师弟如此厚道,我等也不能小气。

    如此想着,几十个师兄纷纷拿了不少好东西送给左小右。左小右收了一堆礼物,花三天时间蒸了一大堆的菜包子,待几十个师兄分了之后,足够每人三个月口粮。

    此次天庭赴宴,只要几个小时就能回来,人间也不过两三个月,这些菜包子足以支撑这些师兄在他不在的时候满足口腹之欲。

    只要不出意外的话……

    见自己的弟子如此友爱,镇元子十分欣慰。三日后,便带着清风、明月和左小右驾云前往天庭,赴那斩妖宴。 ( 电影世界大抽奖 http://www.shubao99.com/6/60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