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颠沛逃亡

文 / 秦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好啦,我已经在路上了……别催促了,我马上就到!」

    阿威一手握着方向盘,耐着性子应答了几句后,就收起手机,更用力的踩下了油门。

    车子立刻加快了速度,风驰电掣般向前冲去。

    ——这小妞真他妈的麻烦……唉,不过这麻烦也是我自己找来的……

    阿威心里想着,发出了一声苦笑,懊恼地摇了摇头。

    那晚他从乡村招待所带走了昏迷的王宇,原本是打算直接运回魔窟地下室囚禁的,但是他一转念间,想到以孟璇的性格,她对王宇又是那么关心,今后肯定会时不时的提出要来看望、照顾王宇,那可就让人头疼了。

    虽然孟璇已经三番二次与阿威合作,成为了他事实上的「帮凶」,但是阿威对她却还不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他清楚孟璇每一次与自己合作,都是在形势的逼迫下不得已而为之,其实她内心深处还有很多善良、正义的观念在挣扎,现在,他还没有把握完全控制她,假如轻易让她知道魔窟的所在,要是哪一天她突然醒悟过来、重新改邪归正,那自己就完蛋了。

    考虑再三后,阿威想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他买来了一辆前后隔离的封闭式卡车,将后车厢略为改装之后,就变成了王宇的「囚室」。平时卡车停在外面的院子里,所需的饮食都由特制的小窗送进去。不论王宇在里面如何怒骂踢腾,都得不到任何回音。由于卡车的隔音效果甚好,石冰兰又是被囚禁在建筑物里,暂时不知道他被抓了进来。

    做完这一切后,果然还没几天,孟璇就忍不住挂念之情,坚决要求「亲眼见见阿宇」。

    于是阿威驾驶着卡车离开了魔窟,来到某个僻静之处停好,然后孟璇赶到,隔着窗子悄悄见到了王宇,确定他没有遭受虐待折磨后,就流着泪离开了。

    阿威自行驾车返回,心里颇为得意,觉得这个办法真是太方便了,不但保住了魔窟的秘密,也省去了将王宇从地下室押送来去的麻烦。

    但是接下来,这种情形又发生了数次。孟璇由于被批准了病假,整天不用上班,似乎更容易胡思乱想了,每隔几天就会心血来潮,想要前来探望一次王宇,令阿威不胜其烦。

    ——这样下去可不行,必须尽快让王宇这张牌发挥出效力,免得夜长梦多、反倒惹祸上身……

    阿威一边开车,一边盘算了起来。他的思维原本是很敏锐的,但是也不知怎的,从刚才起他就一直有些心绪不宁,彷佛有一种莫名的不祥预感,隐隐弥漫全身。

    他吸了口气,静下心来,仔细想了一下,发觉大概是因为自己刚才走得太匆忙,没有把石冰兰带回地下室里反锁起来,所以才会有些担心。

    对这个巨乳女警,阿威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特别是上次在警局里遭到偷袭后,他更是记取教训,平常戒备得更加森严了,绝不给她任何反击或者逃跑的机会。就拿刚才来说,虽然走的很匆忙,但是他仍然记得拿起脚镣,重新将石冰兰的双足也锁上,然后才离开魔窟。

    那脚镣上还栓着一根长长的铁链,尽头固定在大厅的墙壁上,手无寸铁的石冰兰是绝不可能将之弄断的。何况,就算能弄断铁链,她不知道密码,也无法打开厚厚的大铁门逃走。

    但是阿威却总是有种不安的直觉,令他心惊肉跳。他想来想去,虽然还是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但是紧张的心情已经越来越甚,令他马上做出了一个决定。

    「吱呀——」

    大卡车在路边急刹车停了下来,扬起了一片尘土。

    阿威跳下车,将钥匙和防盗控制器都扔到了车底下,然后取出手机拨通了孟璇的号码。

    「小璇,我现在有急事必须马上返回。见面的地点更改了,你自己过来找我停在路边的车,地址是……」

    他抬头望了一下路标,将具体地址报了出去,又告诉孟璇钥匙在车底,接着也不等孟璇抱怨,就果断的挂断电话并关机了。

    远远车灯闪亮,一辆计程车开了过来。

    阿威伸手拦下车,飞快钻了进去,屁股都还没坐稳就焦急的叫了起来。

    「快开车!我付你双倍的钱,你用最快的速度送我回去!」计程车果真像离弦之箭般疾驰而出,在阿威的指引下,在崎岖山路上飞速穿行着,很快就回到了魔窟门前。

    阿威付钱下车,按动密码打开了大门,三步并作两步的奔进了大厅。

    他第一眼就看到,楚倩躺倒在地昏迷不醒,显然是被打晕了过去。

    阿威的心沉了下去,最糟糕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他再环顾四周,心中更是惊怒交集,只见地上是半截断裂的铁链,原本栓着的石冰兰已不知去向。

    这石冰兰竟真的弄断了铁链!这实在太奇怪了,因为整个魔窟里绝对没有诸如铁锤、钳子之类的工具,难道她竟是用徒手之力,将铁链崩断的吗?

    一股冷汗冒了出来,阿威惊疑不定,再回头一看,那个囚禁婴儿的铁笼也升了起来,里面的婴儿也是不翼而飞了。

    这一点倒很好理解,只要找到操纵铁笼的遥控器,自然能将之轻松升起。看来,该死的石大奶不光是自己逃了,还把石香兰和小苗苗也都一起救走了!

    阿威怒火上涌,猛然抬起脚来,狠狠踢在楚倩小腹上,连续几踢之后,总算将她踢得苏醒了过来。

    「主……主人!」

    楚倩睁眼见到他的凶相,又是恐惧又是疼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阿威狰狞地喝道:「哭什么?石大奶她们是怎么逃走的?快说!」

    楚倩吓得连眼泪都缩了回去,断断续续地说出了经过。

    原来,阿威刚走不久,石冰兰就突然向楚倩发难。虽然她被铐住了手脚,但还是三两下就制伏了楚倩,逼着她找到了操纵铁笼的遥控器,先救出了婴儿,然后又到地下室释放了石香兰……

    「等等!石大奶到底是怎么扯断铁链的?」阿威狐疑地打断了楚倩,问道。「她哪来的这么大力气?」

    「不是扯断的,是……是用铁笼上的那个电锯……锯断的……」

    阿威恍然大悟,暗恨失算。他自己都几乎忘记了,铁笼上方的天花板上,还安装一个机械臂的电锯,可以自由伸缩的。石香兰刚刚被掳之时,他曾操纵电锯对准婴儿的脑袋吓唬她,这才使她乖乖的听话了。想不到今天,这电锯竟成为解救石冰兰脱困的工具,这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主人,石大奶实在太狡猾了!她一直都在骗您,就连她的快感和高氵朝,也都是伪装出来的……」

    楚倩满脸愤恨之色,加油添醋的告起状来。

    阿威阴沉着脸:「你怎么知道?」

    「她亲口说的!我跟她激烈争吵时,骂她……不要脸,刚刚才跟主人您那样子放荡过,转眼就要背叛您!她却轻蔑地说,一切都是假的,也只有您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的……笨蛋,才会上当……」

    阿威闷哼了一声。虽然他知道,楚倩这话必然还有夸大其词、挟私报复的成份,但是他此刻回想起来,今晚石冰兰与自己的交欢情形确实十分可疑!尤其是最后她用双腿死死夹住自己腰部,使自己无法起身,这一举动更加的不自然。就算她真的高氵朝了,也没有理由表现得如此超出预期。

    ——妈的,我被愚弄了!她如此委屈自己,不惜牺牲色相,目的就在于拖延时间,使我走得极其匆忙,无暇将她送回地下室去,这样她才可以利用电锯弄断铁链脱身……

    阿威很快便想通了整个过程,背脊上更是冷汗直冒。他一直提醒自己不可小看石冰兰,然而事到临头,还是过于麻痹大意了,自以为已经征服了她的肉体,谁知却是不知不觉掉进了她的美色陷阱中!

    「那你是怎么昏倒的?她们又是怎么打开大铁门的?」

    楚倩哭丧着脸道:「我不知道……她把婴儿交给石香兰时,我抓起椅子想要偷袭她,结果反而被她打晕了……醒来就看到主人您了……」

    阿威暗想,大铁门的密码自己也没跟楚倩说过,自然是与她无关。看来最有可能的是上次带石冰兰外出时,被她暗中偷偷瞧见了密码。这石冰兰表面上装得已经屈服,其实心中不知藏着多少秘密和计划,稍不留神就被她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岂有此理!这次把她抓回来后,一定要用更残酷、更狠辣的手段来看管、调教她!直到她真正成为彻底「奴化」的、丧失所有反抗意念的大奶xìng奴……

    阿威恶狠狠地想着,丑陋的面容扭曲了,看上去更加可怖。

    楚倩打了个寒噤,胆怯地道:「主人,她们已经……跑了好久了,现在……怎么办?」

    阿威嘿嘿一笑:「她们跑不了的!不管她们跑到哪里,我都能凭着感应找到她们!」

    楚倩愕然道:「感应?」

    「是的!这是xìng奴和主人之间特有的感应,就像附骨之蛆一样缠着她们,永远也没法甩脱的!哈哈哈……」

    冷笑声中,阿威双眼射出神秘而自信的精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在楚倩茫然的视线中,他也不多解释,转身奔了出去。

    ※※※

    「停……停一下好吗?小冰,我……我实在……走不动了……」

    石香兰上气不接下气地剧烈喘息着,一只手抱着婴儿,另一只手扶住路旁的一颗大树,双腿软绵绵的就如同踩在云端般。

    「现在不能停,姐姐!我们还没有脱险……无论如何再坚持一下……」

    石冰兰也在喘气。连续多日的幽禁和无休止的肉体凌辱,已经严重侵蚀了她的体力。她懊恼地发现,原来自己的虚弱程度比预计的更甚,难怪上次在警局里与色魔搏斗时,被人偷袭了还混然不觉。

    不过比起石香兰来,她的情况仍算是好多了。毕竟她过去苦练的底子仍在,而且她手里也没有抱着婴儿的负担。

    「姐姐,我来替你抱小苗苗,咱们就可以走快一点了!」

    「不,不……小苗苗是我的!我自己……可以抱他……」

    石香兰一脸紧张的神色,双臂死死搂住婴儿,彷佛生怕被人夺走似的惊恐。

    石冰兰心中黯然,知道这是因为婴儿被色魔关在笼子里太久了,姐姐的满腔母爱惨遭摧残多日,已经不堪折磨,现在多多少少有些神经质了。

    她放缓了语气,柔声说:「姐姐你相信我,我是不会害小苗苗的……如果我们不能尽快逃到安全的地方,等色魔一追上来,小苗苗就又会被他抢走了……」

    石香兰尖叫了一声「不!」,脸色惨白,表情更加恐惧了,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石冰兰看得很是心痛,但在这紧急时刻也不顾上那么多了,硬着心肠继续半哄半「吓唬」地劝说着。在她的坚持下,石香兰也终于醒悟了过来,流着泪亲了婴儿几口后,依依不舍的交到了妹妹的臂弯里。

    两人又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

    现在姐妹俩所处的位置,是在崎岖的半山坡上。风很大,很冷,她们又几乎是赤身,散乱的秀发随风飘飞。两具同样性感惹火的胴体都在瑟瑟发抖,随着跟跟跄跄的脚步,四颗丰满雪白的巨硕乳球犹如汹涌的波涛,在姐妹俩的胸前比赛着甩动的幅度和震撼力度。

    ——该死!要是被人看到,我和姐姐以后都不要见人了……

    石冰兰满脸通红,一边奔跑一边四处张望,心里是既盼望撞到行人,以便解救自己姐妹的危机,又不想被人瞧见这副丢脸的模样,可谓矛盾之极。

    她在魔窟里打昏楚倩后,由于逃走得十分匆忙,甚至来不及仔细的到处搜索衣物,情急之中只找到了两条肉色的三角裤,姐妹俩一人穿了一条后,再胡乱的踏上两双拖鞋,就忙不迭的逃了出来,因此两人都是着上身,乍一看几乎跟一丝不挂没有区别。

    尽管心里觉得羞耻,但石冰兰还是希望能遇上某个路人,只要这人带着手机,帮忙打一个报警电话,自己姐妹就得救了。

    然而事与愿违,奔逃了好一会儿,沿路上还是空空荡荡的,看不到半个人影。

    这其实一点也不奇怪,一来因为天还没亮,二来则是因为她们奔跑的方向是朝着山上,越到山顶,碰见路人的机会就越渺茫。

    之所以不选择逃向热闹的山脚,而是冷清的山顶,是石冰兰大瞻而缜密的决定。

    她一打开魔窟的大铁门,就立刻认出了周围的环境,原来魔窟是坐落在半山腰处,要徒步走到山下进入市区,起码要三个多小时。

    假如换了一般人,绝对是本能的向着山下逃跑,那么在这三个多小时的路途中有很大可能会与驾车返回的色魔撞个正着,结果就是再次落入魔掌。

    因此石冰兰决定反其道而行之,索性冒险向山上逃跑。这样就避免与色魔碰面。如果他在这两小时内返回的话,说不定会以为自己姐妹在下山的途中,被其他经过的车辆救走了,从而沮丧地放弃追逐。

    这个小小的心理陷阱,究竟能不能骗过色魔,石冰兰心里并无丝毫的把握。这就好像一个赌局,她已经输得只剩一条内裤了,除了横心孤注一掷外,再没有翻本的可能。

    夜色仍是漆黑的,但是离黎明已经不远了。保守估计,再过半小时东方就要露出鱼肚白了。

    然而,这半小时也将是最难熬的时刻!随时都有可能功亏一篑!

    尤其是石香兰,虽然没有了婴儿的负担,她起初是轻便了不少,但数百公尺追后,她很快又气喘如牛,一颗心跳得几乎蹦出了胸腔,脚步也越来越沉重,头晕眼花的什么也看不清了。

    蓦地只听「噗通」一声响,石冰兰闻声回头,只见姐姐已失足摔倒在地,膝盖上鲜血淋漓。

    她慌忙俯身,左手抱紧婴儿,右手企图搀扶起姐姐来,但是臂膀一阵酸痛,一时间竟搀不起来。

    「别……别管我了,小冰……」石香兰脸色惨然,断断续续地说。「你快带着……小苗苗……逃走吧!只要……你们……能逃出去,我……我死了……也心甘情愿……」

    「别胡说!姐姐,你再坚持一下……我们一定能脱险的!」

    石冰兰咬着牙,奋力再一拉,终于把姐姐拉了起来。

    「我……我真的走不动了!你……你听我话,姐姐只会……拖累你的……」

    耳边响起姐姐的痛哭声,石冰兰只觉得心烦意乱,焦躁之极,偏偏就在这一刻,她无意中一转头,瞥见螺旋型的山路上,远远的亮起了两道灯光,有辆车正以极快的速度飞驰上来。

    她不由变色。虽然那辆车还隔着好几圈的山路,但是追上来不过是眨眼间的事。肋且本能的直觉告诉她,那十之八九就是色魔的车!

    「色魔追来了!姐姐,你不想再被他强暴的话,就赶紧跟我走!」

    也不知是这一声娇喝起了作用,还是色魔本身带来的恐惧感太过巨大,石香兰一听之下魂不附体,彷佛脚底突然生出了一股劲道似的,在妹妹搀扶下又没命的向前奔去了。

    可是人跑得再快,也不能跟车子相比。石冰兰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拖着姐姐,奔出数十步后再回头望去,就见那两道车灯已经照射在最邻近的那一圈山路上了!

    好天无绝人之路,前面出现了一个小岔口。在正规的山路旁边,多出了一条只能由行人通过的蜿蜒小道。

    姐妹俩不约而同的向那小道跑去,拼命又奔出了数百公尺,才放慢步伐稍微喘了几口气。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令她们全身如堕冰窖!从这里遥遥眺望,那两道车灯竟在岔口处静止不动了了显然是车子已在那里停了下来,色魔也徒步向这里追来了!

    姐妹俩只得拔步又奔,同时石冰兰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奇怪,为何对方知道要追向小路?难道说……

    她猛然问一个想法闪过,站定脚步,伸手将抱着的婴儿举起,凑近脸颊仔细端详着。

    婴儿还在熟睡,看上去一无异状。

    「怎么了?小冰?」

    石香兰转回身来,愣然问道。

    石冰兰不答,突然伸手解开婴儿身上的小外套,摸索了几下,指尖马上碰到了一个冰凉的金属钮扣!

    那赫然是个信号发射追踪器!

    ——难怪,色魔能够识破自己的「心理骗局」,准确的朝山上追来,并且有如神助的追向这条小道!

    石冰兰懊恼不已,暗暗后侮自己没有一开始就检查婴儿。但这其实也不能怪她,之前那铁笼子才一打开,姐姐就扑上去搂住婴儿喜极而泣,那时候别说去检查,恐怕任何人想要碰一碰婴儿,姐姐说什么也不肯放手的。

    「小冰,你发什么呆呀?快走呀!」

    石香兰见妹妹呆立不动,反而惶急地催促了起来。

    石冰兰定了定神,暗中将那信号追踪器藏在掌心,然后把婴儿交还到姐姐臂弯里。

    「姐姐,你赶抱着小苗苗,继续沿着这条小道跑。到前面转上大路后,顶多再等一会儿,天就亮了。那时候一定会有路过的车辆,你们母子就得救了!」

    石香兰先是愕然,随即失声道:「小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你要留在这里抵挡他?」

    石冰兰摇摇头:「不,我现在的状态是打不过他的。但是我可以把他引开,引到另外一条岔路上去……」

    「另外一条岔路?在哪里?」

    石冰兰指了指小道两旁黑黝黝的林木,轻描淡写地说:「那,我一个人从这里跑,更有利于隐蔽身形,这样我们姐妹俩就能分别脱险了!」

    「不行!太危险了……」石香兰激动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小冰你这是想牺牲自己来成全姐姐,我不曾让你这么做的!」

    「我不是想牺牲自己,真的!姐姐……我有办法可以甩掉色魔,但前提是我们一定要分开来……这样即便失败,我们俩至少也有一个能逃脱他的魔掌……」

    石冰兰苦口婆心地劝说着,但姐姐却怎么也不肯应允,她急得厉声说:「姐姐!你再不听我的话,等一下被色魔追上来,把小苗苗抢回去,你就是哭也来不及了!」

    石香兰浑身一颤,俏脸再次失去血色,这才含泪答应了下来。

    「小冰,你……你一定要保重!」

    依依不舍地说完这句话,石香兰霍然转过身,摇摇晃晃的继续向前奔去。

    目送姐姐的身影远去,石冰兰握紧掌中的追踪器,纵身跳下了小道,钻进了漆黑的林木丛中。

    这些林木种植在山坡上,密密麻麻的一片,缝隙十分狭窄,根本就没有现成的道路可走,加上坡度倾斜向下,更加陡峭难行,假如一个不留神失足,随时都有可能像麻袋一样滚下去,摔得筋断骨折。

    忍受着树枝刮擦肌肤的痛楚,石冰兰咬紧牙关,摸黑在树丛中穿行着,一脚高一脚低,方向和姐姐正好相反。

    她没有再回头张望,也没有听到色魔追近的脚步声,但是她知道,色魔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自己必须尽可能的跑远一些……再远一些……为姐姐赢得更多的时间……

    人生真的是充满讽刺!

    石冰兰忽然想起了半年多前,自己在「黑豹」舞厅抓住色魔后,在押送回警局的途中被他逃脱。当时是在另一座山腰的丛林里,地点虽不同,环境却相似,然而当时的追捕者,如今却变成了逃跑者,曾经是全副武装的女警,现在却是赤身的女奴,狼狈的程度比起当时的对方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凶险的程度也更甚十倍!要是这次再被色魔捉住,真不敢想像返回魔窟后,会遭受到怎样残酷的虐待……

    石冰兰不禁打了个寒噤,加快脚步,又穿行了十来分钟后,来到了一个山崖边。

    前方已无路可走。向左转,可以回到大路;向右转,再重新攀上去,应该可以回到姐姐逃跑的那条小道。

    石冰兰灵机一动,扬手将追踪器向前扔了出去,如流星般的坠下了山崖。

    然后她小心翼翼的靠近崖边,伸足踏乱了草丛,又扯下了好些树枝,伪装成有人失足滑落下去的迹象。

    匆匆做完这一切,她呼了口气,自信色魔就算再聪明,在黑暗之中也看不出什么破绽来,再说他也不会想到追踪器已被自己发觉了,八成就会相信姐妹俩抱着婴儿一起摔了下去。

    要是天亮之后色魔才来到这里,那时他虽然能发现破绽,但自己姐妹必然已走远、脱险了,他也只有放弃继续追捕的念头。

    浑身的酸痛疲劳彷佛一扫而光,石冰兰满意地望了现场最后一眼后,就拔腿向右方奔了过去。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大约半小时后,石冰兰总算从另一边重新穿过丛林,回到了小道上。

    这时东方已经露出了曙色,虽然还没有明显的太阳光,但是周围的环境已经能看得比较清楚了。

    白冰兰很快奔到了小道的尽头,转上了大路,眺目向前望去,隐约见到前面不远处的山坳里,矗立着一栋红墙绿瓦的漂亮建筑。

    姐妹俩逃出魔窟后,一路上也见到了好几栋别墅,她们也曾试着上前敲门求救,但都没有回音。大概是因为这些别墅都是富豪的产业,平常很少住在这里,加上地势偏僻,就算有人在家,见到两个的陌生女子来敲门,也会疑心是什么美色圈套,不会冒险来开门。

    然而现在见到的这栋建筑,却令石冰兰双眼一亮,因为她凭着记忆突然想起来了,这是一所乡间的全托幼稚园。过去她曾来过,跟园长还有一面之缘,里面虽然一施简陋,但电话还是有的,足以与警局联系了!

    按常理推断,姐姐走到这里后,十之八九也会下意识的向这幼稚园跑去,以便向人求救。

    石冰兰顿时精神大振,飞步朝目标奔去。眼看快要到大门口了,她忽然震动了一下,猛的停住了脚步。

    地上赫然有一团乌黑的发丝,正随风缓缓的飘动着!

    很明显,这是从女人头上扯下来的发丝,而且是刚扯下来不久,要不然早被不知吹到哪里去了。

    ——姐姐!难道是姐姐……又出事了?

    石冰兰的心悬到了喉咙,屏息静气,蹑手蹑脚的沿着幼稚园的围墙移动了数步,再悄悄探出头来。

    一秒之内,她的脸色唰地变白了!

    跃入视线的是一男一女的身影,女的披头散发、泪流满面地跪在地土,正是可怜的姐姐。男的戴着墨镜口罩,正是色魔!

    「快说,冰奴躲到哪里去了?」只听色魔低沉着嗓音逼问姐姐。「你再不说实话,别怪我对你的宝贝儿子不客气!」

    「不,不……求求你别这样……」石香兰惊恐的连连磕头,痛哭道,「我真的不知道呀!在那条小道上我们就分开了……主人,我真的不敢骗你……」

    「嘘!小声点!」

    阿威恶狠狠的做了个手势,虽然旁边这栋是幼稚园,不是警局,并不会对他造成多大威胁,但是能不惊动旁人最好了。

    石香兰马上压抑住了哭声,俏脸上充满关切惶急的神色,紧紧盯着阿威的手臂。

    石冰兰顺着姐姐的目光望去,当即恍然大悟,原来阿威左臂就夹着那沉睡的婴儿。看来他追上姐姐后,又把婴儿抢了回去,刚才看到的那团头发就是在争夺之中被扯下的。

    ——恶魔!我跟你拼了……

    悲愤的怒火涌上心头,石冰兰真想不顾一切冲上去突袭,但是她深知自己此刻的状态绝不是色魔对手。眼下最佳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悄悄退开,设法进入幼稚园打电话到警局求助。这样虽然姐姐会遭受一时的折磨,但最终成功的希望却大得多。

    她迅速做出了决定,于是含泪转身,准备悄无声息的退走。

    不料就在这一刹那,蓦地里眼前黑影晃动一不知从哪里窜出了一只中等大小的黑狗,箭一般的扑了过来。

    石冰兰的反应虽然不比从前快了,但仍是本能的飞起一足,准准的踢中了黑狗的肚腹,将之踢出了五公尺远。

    羔狗在地上一个翻滚,很奇怪的并未发出哀鸣声,但是也不敢再扑过来了,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躲到了色魔身后。

    糟糕!

    石冰兰正想躲开,但是阿威已经闻声转头,一眼就看见了她。

    「哈哈哈,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自来!冰奴,看来你是命中注定飞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石冰兰怒目而视,紧握双拳,一时拿不定主意,是否应该拼死上前搏斗。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也好过于坐以待毙。

    「我劝你不要再做无谓的傻事了!」阿威看出了她的心思,冷哼道。「我的手只要一松,这小杂种的脑袋会先落地,到时候发疯的就会是你姐姐了!」

    「小冰,你……你……」

    石香兰也看到了妹妹,彷佛连最后一丝勇气也失去了,神色绝望至极。

    天更加亮了。黑夜已成为过去,但日辚于这两姐妹来说,她们却觉得黑夜正在到来!

    「叮当」「叮当」两声响,闪亮着金属光泽的手铐和麒,抛到了石冰兰的脚边。

    她面色惨变,一颗心沉到了脚底。好不容易才解开枷锁逃出魔窟,难道仅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要重新把枷锁戴回去吗?

    阿威见她犹豫不决,嘿嘿一笑,故意对石香兰道:「瞧,你妹妹不肯合作,看来是要逼着我拿你的孩子来出气了……」

    石香兰吓得魂飞天外,流吊着泪恳求道。「小冰,你……你别逼主人伤害小苗苗……求求你,别逼主人……」

    石冰兰暗叹一声,缓缓俯身,捡起了手铐脚镣,一言不发的戴回了四肢。

    阿威笑得更加得意了,忍不住道:「你心里一定觉得很惊讶吧,为什么我这么快就能准确的找到你姐姐……」

    石冰兰愤然道:「没什么好惊讶的,你在小苗苗身上安装了信号追踪器!可惜我没能及早发现,不然你根本就不可能找到我们!」

    阿威先是一怔,随即恍然大悟,失笑道:「你说的是那个追踪器啊,哈,没错,是我安装的,但那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了,里面的电池早就没电啦……哪里比得上这个活的『追踪器』灵敏呀?哈哈哈……」

    他一边说,一边蹲下身来拍了拍那头黑狗的脑袋,黑狗马上摇头摆尾起来,显得很是亲热。

    石冰兰顿时猜到了几分,看来对方是利用狗鼻子的敏锐嗅觉追来的,但仔细一想似乎又有些不对劲。假如这黑狗真能凭嗅觉找到姐姐的话,那也一样能找到自己啊,为何刚才色魔却显得颇为束手无策,拼命的向姐姐逼问自己的下落呢?

    「嘿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实话告诉你好了,这头黑狗并没有经过寻人的训练。它能找到你姐姐,完全是拜你姐姐一路上帮我留下的线索所赐啊!」

    石冰兰怒斥道:「我姐姐什么时候留线索给你了?一派胡言!」

    「你不信吗?哈,看看这里吧,线索就在这……」

    淫笑声中,阿威大步走到石香兰身边,突然伸手抓住了她胸前一颗肥硕圆滚的巨乳,轻轻一捏,霎时一股白色的乳汁喷了出来,溅得满地都是。

    怪事出现了!那黑狗突然撒着欢奔来,伸出舌头狂舔着地面,将一滴滴乳汁舔得干干净净。

    石冰兰看得目瞪口呆,石香兰则是满脸通红,羞耻之色溢于言表。「看到了吧?哈,冰奴你虽然有敏锐的观察力,但是一定没有注意到你姐姐早就被调教成了一头奶水无比旺盛的大奶牛!她这一路上都在不停的漏奶啊,哈哈哈……不管她逃到哪里,这股强烈的奶骚味都永远伴随着她,就像附骨之蛆一样,迟早都会被我找到的……」

    阿威一边低声的狂笑,一边肆意挤捏着掌中丰满柔软的大肉团,令一股接着一股乳汁喷射而出。那头黑狗傅活蹦乱跳,伸长舌头四处「扫荡」着,津津有味的样子令人忍俊不禁。

    石冰兰却一点也笑不出来,面色铁青。她其实一早就瞧见,姐姐的双乳不断地漏奶,的上身挂着星星点点的汁渍,只不过不好意思对姐姐提起罢了,哪里想得到这该死的魔鬼竟会利用这个作为线索,轻而易举的就追踪到了姐姐。

    只听阿威还在得意地自我吹嘘:「……平常大奶牛挤出来的那些奶水,有多余的我都倒在大门外,这头流浪的黑狗经常舔去解馋,对这股奶水的味道已经熟悉得不得了啦!我刚才姑且尝试了一下,它果然厉害,就带着我找到了大奶牛……」

    石家姐妹凄然对望着,心里都感到一种造化弄人的悲凉。或许这就是命运,使她们再一次彻底的输给了这邪恶的魔鬼!

    「好啦,咱们该回去了!」阿威总算止住了笑声,日中露出了可怕的凶光。「都给我老老实实的上路,谁要是再敢玩花样,我就剥了她的皮!」

    在他的威胁下,姐妹俩只得默默迈开脚步,迟缓地走向停在路边的车子…… ( 冰峰魔恋 http://www.shubaow.org/4/413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w.org
阅读推荐:夺妻:蚀骨柔情   重生之拒绝杯具   出轨女人的自白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爱,这样出声   最强主母   娇妻出墙   狂野女秘不承欢   强占:女人猛于虎   大叔,我爱你   护美神医   踏莎行   睡着的武神   三折剑   工业之动力帝国   秋韵夜语   妻妾无敌   潜伏   天地之间   天生我材必有用   同学的可爱女友   游龙嬉春   荒唐传说   浪迹神雕   石榴裙下的温柔   拯救大明美眉   坏小子风流记   我的贴身校花   大宋私家侦探   在世西门庆   天龙风流之替身段誉   神雕风流   风流传   妈妈的爱给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