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姊妹同悲

文 / 秦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出现在眼前的确实就是姊姊石香兰,然而令石冰兰震惊的是,姊姊居然是四肢着地,撅着肥大的屁股,就像一只被人饲养的宠物般摇头摆尾爬进来的!

    她的脚踝上拴着铁链,全身上下一丝不挂,性感成熟的肉体完全裸露着,胸前那对丰满的不能再丰满的巨乳倒垂了下来,好像两个肥硕雪白的大肉球一样颤巍巍的晃动着,显得格外醒目和淫秽。

    巨乳的顶端还箍着手工吸奶器,两个小玻璃罩将乳尖部位牢牢的吸在里面,底部用两根透明的导管连着,延伸出去后汇合成一根长管子,尽头处是个巨大的容器,像是挂瓶似的悬挂在女人的脖子上。

    随着一声狞笑,阿威伸手拽过长管子,在另一头的塑料气囊上用力一捏。透明的导管内立刻流过乳白色的液体,一滴滴的全都淌到了容器里。

    「啊……」

    他捏一下,趴在地上的石香兰就发出一声哭泣般的呻吟,洁白的乳汁就这样一股接着一股的抽了出来,顺着管子汨汨的流动。

    石冰兰犹如五雷轰顶般,一颗心都痛苦的揪紧了。这真是一种非人的虐待,完全没有把姊姊当作正常的女性,根本就是把她当成一头真正的母畜来折磨!

    「贱奶牛,到这边来!」

    阿威吆喝着将管子向前一拉,石香兰立刻痛的头发乱摇,那对丰硕的大nǎi子被扯的向前夸张的突起,只好跟着向前爬行以减轻疼痛。

    她一边爬一边低声抽泣,涨红的粉脸难堪的都快低垂到地土去了,肥大滚圆的屁股却高高的翘起,两团臀肉间赫然还插着一根电动yáng具,正高速旋转的发出嗡嗡的响声。敏感的下体不断被刺激出快感,每爬一步都身不由己的流出yín水,顺着大腿缓缓的淌到地上。

    「姊姊!」

    石冰兰悲痛的狂喊了一声。虽然她早已有了心里准备,知道姊姊免不了和自己一样饱受屈辱,但真正看到时却仍然惊愕悲痛的无法自制。

    ——姊姊!

    熟悉的喊声传进耳朵,石香兰身躯一颤,一度以为自己又在做梦了。这几个月来只有做梦的时候,她才会看到妹妹的身影、听到妹妹的声音。

    可是这次的叫声却是这样的真实,她惊骇的抬起头来,这才发现不远处悬吊着一个几近的年轻美女,再定睛一看,那不是妹妹是谁?

    时光彷佛突然停顿了!

    「小冰!」

    足足三秒钟过后,石香兰才不能置信的悲呼出声。那是一声心胆俱裂的哀叫,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刹那彻底崩溃!聪慧机警的妹妹居然也步自己后尘落入了恶魔的掌心,她实在无法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

    「姊姊!」「,冰!」

    姊妹俩同时又喊了起来,哽咽的声音都在颤抖着,内心都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痛苦、悲伤、屈辱和羞愤。

    「哈哈哈哈……」阿威得意的纵声狂笑。「想不到吧?你们这对姊妹花竟然是这样子重逢!」

    姊妹俩的俏脸一起羞红了,彼此看看对方凄惨狼狈的模样,谁也不比谁好多少。一个像犯人似的吊在半空中,一个像宠物似的跪趴在地上;一个衣不蔽体,一个全身;一个双乳上五花大绑,一个双乳上箍着人工吸奶器;一个被迫竖起一条玉腿,纤毫毕现的展露出剃光了阴毛的私处,一个高高的撅着屁股,被插在yīn道里的电动阳,具搅弄的yín水直流。

    四道悲怆的目光交汇在一起,姊妹俩简直羞愧的无地自容,不约而同扭转俏脸避开对方的视线,恨不得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为什么连小冰也捉来,为什么?」几秒钟后石香兰蓦地声泪俱下,爆发般的对恶魔哭喊。「我已经乖乖做你的xìng奴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

    「谁叫她长了一对这么淫荡的大nǎi子,我想忘掉她都办不到呢!」阿威狞笑道,「你们俩命中注定都是我的xìng奴,一个也跑不掉……」

    「求你放了我妹妹……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求你放了她!」

    石香兰踉跄扑倒在阿威脚下,涕泪交流的咚咚磕起头来。

    「姊姊,别去求这个没有人性的畜生……」

    石冰兰又是羞愤又是难受,话还没说完,站在门口的女歌星楚倩大步冲了过来,扬手「啪」的给了她一记辣的耳光!

    「放肆,不准你侮辱主人!」楚倩狐假虎威的喝道。

    「小冰……小冰!」

    看见妹妹挨打,石香兰一下子急了,挣扎着站起身跌跌撞撞的就想冲过去。从小到大她都很疼爱自己的妹妹,特别是父母亲过世之后,她在心里几乎是把妹妹当成女儿来看待,和自己的亲生儿子占据着同样的份量。

    「贱奶牛,你还是先顾着自己吧!」

    阿威咯咯怪笑,一把就将石香兰的腰肢牢牢抱住,另一只手扯掉挂在她身上的吸奶器,然后将插在她股沟里的电动yáng具拨到最大档。

    石香兰全身剧震,嘴里立刻发出痛苦而又狂乱的哭叫声,下体传来的快感陡然增加了十倍。她不由自主的激烈摇摆着的大屁股,敏感的肉缝里涌出了大量的淫汁。

    「畜生!快放开我姊姊,不然我一定会亲手毙了你!」

    石冰兰气的浑身发颤,圆睁双眼厉声怒喝,美眸里喷出极端愤怒的火焰。

    可是阿威却毫不在乎,反而大模大样的将勃起的ròu棒掏了出来,顶到了石香兰的股沟上磨蹭着yín水。

    「到这地步你还要说大话,想吓唬谁呢?」他不屑的道。「我偏偏要当着你的面,干这头奶牛,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话音刚落,被他搂在身前的石香兰又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哭叫,屁眼火辣辣的一痛,对方的ròu棒已驾轻就熟的侵入了自己的直肠里。

    「不要……」

    石香兰痛哭失声,拼命的扭动身躯想要挣脱。这两个月来她的肛门多次遭到奸淫,肉体上的痛楚早已渐渐适应。可此时此刻却是在妹妹面前被肛奸,这种巨大的羞辱令她痛不欲生,感到自己作为姊姊的最后一丝颜面都已被击得粉碎。

    「放开我姊姊……放开她!」

    白冰兰完全失去了冷静,羞愤欲狂的拼命嘶喊,悬吊着的娇躯不顾一切的剧烈挣扎起来,带动铁链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叮当声。

    但这反倒让阿威更加兴致盎然,双手突然抄住石香兰的两条大腿,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那姿势就像大人抱着小孩子撒尿似的,故意将两人性器结合之处全部暴露出来,令石冰兰可以清楚的看到姊姊丰满雪白的双臀之间,那褐色的菊花蕾被凄惨的撑开到极限,有一根又粗又长的丑陋ròu棒正在反覆进出。

    「姊姊……」

    热泪如泉水般涌出来,石冰兰也忍不住哭了,心里感受到的屈辱甚至更加强烈。同时还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挫败感。身为专门打击罪犯的石冰兰,竟然不能保护好自己的亲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姊姊惨遭凌辱,这真正是人世间最大的痛苦和悲哀。

    「哭什么哭!」女歌星楚倩站在旁边看着,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等主人教训完你的大奶牛姊姊后,马上就要轮到你这贱货本人了……」

    石冰兰转头怒视着她,悲愤的美眸满含泪水:「为什么你要为虎作伥?你也是被他掳来的受害者,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同情心?」

    「笑话!我为什么要同情你?要不是你这个胸大无脑的蠢材,我又怎么会成为『受害者』呢?」

    楚倩冷冷一笑,伸手狠狠的扯了一下石冰兰散乱的秀发,将几十根柔丝硬生生扯了下来。

    石冰兰痛的双眉紧蹙,一时间哑口无言。楚倩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才被绑架,然后才沦为恶魔的帮凶,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去横加指责呢?

    看到她脸上悲伤的表情,楚倩不禁泛起一股极度的快意。半年前她第一眼见到石冰兰的时候,就对她胸前那对极其罕见的丰满巨乳充满了嫉妒,但当时还有种侥幸心理,安慰自己说那也许是用魔术胸罩垫出来的。

    可是,这种侥幸心理就在刚才彻底破灭了!楚倩终于亲眼见到了石冰兰的胸部,那绝对是一对货真价实的超级大奶,丰硕到令她这个以「波霸」闻名的女星都瞠目结舌。单是罩杯的尺寸就比她足足大出了两码,而且乳球本身还显示出惊人的坚挺,一点也不因沉重的份量而下垂。

    一瞬之间,楚倩的妒火腾的燃旺了,本就沦陷于黑暗的心灵被妒意扭曲的更加厉害,竟然变本加厉的折磨起对方来。

    「哈哈,倩奴说的真好……这对大波姊妹都是没脑子的花瓶,天生下来就是给男人干的!」

    这时阿威已经抱着怀里的美女走了过来,就在和石冰兰只有咫尺之遥的距离内奸淫着她,嘴里还不断的纵声狂笑着,明显是在有意的耀武扬威。

    「别看我,小冰……别看……」

    石香兰土气不接下气的哭叫着,两条美腿淫荡的大大张开,成熟的肉体倒在男人怀里一上一下的抛落。由于这段日子连续服用催乳药物,她的变的极其亢奋,才短短几分钟时间,她不但yīn道里早已湿的一塌糊涂,就连正在被欺凌的肛门也开始出现了性感。

    「啊……啊啊啊呀……插死我了……啊……插死我了……」

    就在妹妹悲痛而惊讶的目光下,石香兰声嘶力竭的浪叫连连,直肠里撕裂般的疼痛已经被强烈的快意所取代。她极力的想要控制住自己,可是不争气的身体却很快屈服了,胸前一对雪白而柔软的丰乳像两只大白兔似的活蹦乱跳,的大屁股随着男人的淫虐疯狂的扭动起来。

    「姊姊,你……」

    石冰兰只觉得寒意直冒,不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姊姊在她印象中一直是个端庄、温柔而又斯文的女性,怎么会变成这种不知廉耻的模样?

    「姊姊……姊姊你怎么了?」她凄厉的喊了几声,明眸又向阿威怒目而视。「畜生!你究竟对我姊姊做了什么?她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绝对不是……」

    阿威怪笑不答,就在姊妹俩的哭泣怒骂声中,操纵yáng具在那紧凑的直肠里无所顾忌的冲杀,抽送了百来下后才依依不舍的拔了出来。

    「啊……不……」

    石香兰从喉中迸发出一声崩溃般的大哭,突如其来的空虚感猛地涌了上来。就像是在不断攀升向绝顶高峰的节骨眼上,蓦地脚下一空跌入无底的深渊,那种空空荡荡的感觉令她难受的快要发疯了,肥大的光屁股不由自主的摇的更激烈,想要将ròu棒重新吞进去。

    「给我大jī巴……我要!我要……快给我……」

    她像个真正的妓女一样完全放弃了尊严,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哭泣着苦苦哀求。可是阿威却突然冷笑一声,随手将她整个人抛到了旁边的地上。

    「贱奶牛,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的把戏!」他低沉着嗓音狞笑。「你想让我在你身上弹尽粮绝?哈哈,门都没有!」

    石香兰的脸色一下子变的惨白,然后又面红耳赤的哭了起来。

    石冰兰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姊姊会表现的如此淫荡,而刚才看着自己的眼神又是如此凄苦。天真的姊姊以为只要能让男人完全满足,他就没有精力再找自己发泄兽欲。

    「姊姊……」

    石冰兰热泪盈眶,视线都变的模糊了。

    阿威却笑的更加得意,走上一步,手掌轻薄的抚摸着她那满是悲愤泪水的俏丽脸庞。

    「求你别碰小冰……求你……」

    石香兰抽泣着挣起身子,抱住他的腿又苦苦哀求了起来。

    「你们姊妹俩都是我的xìng奴,我怎么可能不碰她?」阿威用嘲笑的语气道。「你还是劝她早点乖乖顺从我吧,也免得吃更多的苦头!」

    「姊姊,别去求这个恶魔!」石冰兰强忍住眼泪,神色凛然的大声道。「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我们的!姊姊……屈服只会带来更大的羞辱,我们一定要坚强起来勇敢的面对……」

    「小冰!」

    石香兰哽咽的应了一声,激动的嘴唇发颤,柔弱的娇躯似乎也一下子挺直了许多。

    「闭嘴!」

    阿威心中大怒,挥手掴了石冰兰几记响亮的耳光,打的她嘴角溢出了血丝,然而她却还是顽强的继续激励姊姊。

    「别打我妹妹……你快住手!」

    石香兰大声哭叫,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死死拽住男人的腿想将他拖开,但却反而被一脚踹倒。

    「他妈的!」

    阿威暴跳如雷。他之所以让她们姊妹重逢,本来是想利用姊姊来使妹妹屈服,想不到事情的发展竟完全不尽人意。

    「主人,这两个贱货还没有受够皮肉之苦!」楚倩连忙手捧着皮鞭走过来,一脸阿谀的讨好道。「您不如用鞭子教训她们一顿,谁不听话就狠狠抽她!」

    「说的对!」

    阿威接过皮鞭向空中虚挥了一记,鞭梢发出辟啪的骇人响声。但石冰兰却依然毫无惧色的痛斥不绝,而石香兰虽然恐惧的微微发抖,却也没有像往常那样软弱的马上投降。

    他火冒三丈,正要挥鞭狠抽下去,突然灵机一动,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念头。

    「倩奴,你的办法还不够好!」他的眼里露出诡笑。「应该反着来,如果姊姊不听话,我就狠狠教训妹妹;要是妹妹不听话呢,我就去教训姊姊!看她们怎么办?哈哈……」

    「好啊!」楚倩拍着手吃吃娇笑。「主人您真是天才耶,这么棒的主意都想的出要来!」

    阿威也得意的大笑起来,两姊妹的心却一起沉了下去,石冰兰悲愤的叫道:「恶魔!你有什么手段就冲着我来,别伤害我姊姊……」

    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皮鞭毫不容情的抽在了石香兰光洁的背上,痛的她惨叫了一声,不由自主的蜷缩起了娇躯。

    「你!」

    石冰兰怒目圆睁,这一鞭就像是抽在她自己身上,令她心如刀绞。

    「我可不是说笑的喔,冰奴!」阿威冷哼道,「不想这头贱奶牛皮肉受苦,你就给我放聪明一点!」

    石冰兰气的胸膛起伏,贝齿用力一咬嘴唇,终于不再出声了。

    「对了,这样才乖嘛!」

    阿威满意的打了个响指,吩咐楚倩替石冰兰松绑,并放松铁链让她的双足着地站稳,但是两条手臂却仍然反锁在身后。

    「还不跪下?」

    善于拍马屁的楚倩不等阿威吩咐,就吆喝着按住了她的肩膀向下压。石冰兰自然竭力反抗,两条玉腿绷的笔直,说什么也不肯向色魔屈膝。

    阿威狞笑一声,随手刷刷几鞭挥了出去,直抽的石香兰痛的哀嚎不断,后背白嫩的皮肤上出现了一道道血痕。

    「别打了,我跪就是!」

    石冰兰再也忍不住了,心一横,带着羞辱的表情跪了下来,双膝沉重的碰到地面。

    「别管我……小冰!你用不着委屈自己……」

    石香兰悲痛的语不成句。她知道妹妹一向心高气傲,遇到再凶残的罪犯也都宁死不屈,而现在却被迫向色魔下跪,这一定比杀了她还令她痛苦。

    「姊姊!」石冰兰凄然一笑。「你可以为我不惜牺牲颜面,难道我就不能为你委屈一下尊严吗?」

    「啧啧啧,姊妹情深,真是太令人感动了!」

    阿威怪声怪气的吹了声口哨,楚倩则附和着吃吃浪笑不停,姊妹俩却悲伤的真想抱头痛哭。

    「那么,甘愿牺牲的石队长,你承认不承认自己是xìng奴呢?」楚倩故意嘲讽道。

    石冰兰脸色惨然,一颗心刺痛的几乎要滴血。「xìng奴」这两个字只是听到都带来强烈的屈辱,更不用提要自己亲口承认了。

    但是看到姊姊身上那斑斑血痕,她的心更痛了,一咬牙,最终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点头算什么,既然承认了就要亲口说出来!」阿威不怀好意的命令道。「大声,点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身分?」

    石冰兰又羞又气的怒视着他,满脸涨的通红,贝齿已将下唇咬出了血。

    「不说就算了,反正挨鞭子的是你姊姊!」

    阿威欲擒故纵的狞笑着,作势又要挥出鞭子。

    「等等!我说了……我……我是……冰奴!」

    羞愤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掉下,石冰兰颤抖着嗓音,说出了这句令自己屈辱终身的话。

    这一瞬间她简直是无地自容,并且还有种深入骨髓的悲哀。三天来她宁愿忍受放尿、剃毛、灌肠等种种羞辱,就算是被对方拿丈夫的生命威胁时,都始终不肯承认这屈辱的xìng奴身分,目的就是为了保持住精神上的凛然不可侵犯。可结果却是如此残酷,她最终还是不得不向色魔低头,之前的努力等于全部付诸东流。

    「哈哈,冰奴……哈哈哈,好一个冰奴!」

    阿威心花怒放,征服的快感涌遍全身,狂喜的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

    「以后你跟我说话的时候要自称冰奴,还要叫我主人!记住了吗?」

    石冰兰双眼含泪,僵硬的点了点头。

    「又点头,你他妈的还是不想亲口回答?」阿威怒吼道。「给我大声说出来!」

    「主……主人,冰奴……记住了!」

    内心的羞怒已经到了极点,石冰兰一阵气苦,只觉得连精神上的自尊都受到了致命的打击,跪在地上的身躯摇摇欲坠。

    「不,小冰!你别再委屈自己了……」

    目睹这一切的石香兰泪如雨下,哭叫着奔过来就想搀扶起妹妹,但是却被楚倩一把拽住了,跟着耳边突然又响起了鞭子的呼啸声。

    这一鞭却是落在石冰兰白皙修长的大腿上,丝缎般光滑的玉腿立刻添了一道血痕。

    「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吗?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打她!再敢违逆我,反而会让你妹妹受更多的罪!」

    阿威眼露凶光的瞪着石香兰,威胁的又挥了挥鞭子,吓的她手足无措的不敢动了,只能掩面失声痛哭。

    「你也给我跪下,跪到你妹妹身边去!」

    在恐吓的语音和凶狠的鞭梢下,石香兰重新失去了反抗的勇气,软弱的嘤嘤哭泣着,被楚倩押到石冰兰身旁跪了下来。

    姊妹俩裸的并肩跪在地上,悲伤的互相望着,从对方眼里看到的都是无尽的羞耻和痛苦。

    「倩奴,你替我拿着鞭子!」阿威随手将鞭柄递给楚倩。「哪一个不听话,你就给我狠狠的教训另一个!」

    楚倩答应着接了过来,也学着他的样子呼呼的挥舞了几下,脸上满是兴奋期待之色。

    阿威的眼里同样满是兴奋的光芒,贪婪的盯着这对美丽的姊妹花。

    他回想起了头一次看见她们一起出现的情景,那是在协和医院胸科病房的走廊上,她们俩面对面的站在那里聊天,一个穿着警服一个穿着护士服,两姊妹的胸部同样都是那么的丰满硕大,把各自的制服撑出了高耸到惊人的弧度。

    当时阿威就看的热血沸腾,暗中发誓不管怎样都要把她们据为己有。半年后的今天这个梦想总算变成了现实,这对垂涎已久的巨乳姊妹终于全都搞到手了,而且还被剥光衣服屈辱的跪在脚边,像真正的奴隶似的任凭自己处置。

    「想不到吧,你们也有今天!」

    他怪笑着双手齐出,将姊妹俩的俏脸同时抬起,像欣赏玩物似的托在掌上端详着。她们的容貌很相似,看上去都是那样的清丽脱俗,只不过妹妹有种冰雪般的冷艳之美,姊姊则多了几分成熟女性的妩媚。

    「主人,您说她们俩谁更漂亮?」

    楚倩察言观色,不失时机的插嘴打趣。

    「这个嘛……」阿威失笑道,「两个贱奴都是少见的绝色美女,各有各的味道,还真不好比较呢!」

    听了这话,两张美丽的俏脸一起在他掌中羞的通红,然后一个怒目而视,一个羞耻的避开视线。

    不过身材倒是可以比一比,比如这两对大咪咪……」阿威显然来了兴致,喝令道。「来,都把胸部挺起来,让我看看谁的nǎi子更大!」

    石冰兰气的心胆俱裂,冲口而出的才刚骂了句「混蛋」,楚倩已经毫不客气的一鞭子抽向石香兰,痛的她哀叫一声,身上又添了一道血痕。

    「不比较一下,怎么知道谁才是『东方第一巨乳』呢!哈哈……哈……」

    邪恶的怪笑声中,无法反抗的两姊妹只好按照色魔的要求,腰身挺的笔直,把本就丰满的胸脯更加夸张的挺了起来。

    由于她们肩并肩的紧靠着,两对巨硕滚圆的雪白肉球处在同一水平线上,就像是四颗水分饱满的大蜜桃一字排开的坠在胸前,看上去令人血脉贲张。

    「唔,香奴的乳根稍大一些,nǎi子也更肥硕……不过冰奴的乳峰海拔却要稍微高点……」

    阿威俯下身来左望右望,在近距离内的仔细的观察比较着,嘴里一连串的啧啧惊叹。

    「香奴丰满的不能再丰满啦,罩杯尺寸上略胜一筹;不过冰奴胜在够坚挺,这么沉重的肉球竟然可以抗拒地心引力向上耸起,真是绝无仅有的奇迹啊……」

    被人这样子品头论足,姊妹俩都羞的面红耳赤,眼里露出更加耻辱的神色。

    阿威却越发的兴奋,忍不住一手一个的按在她们的胸脯上,分别抓住一只裸露的八nǎi子搓揉起来。

    「从手感上来比较嘛,香奴的nǎi子感觉很柔软!瞧,手指全都陷进乳肉里去了……冰奴的nǎi子是非常结实!啧啧,瞧这惊人的弹性,简直就跟充满气的篮球一样……」

    他一边由衷的赞叹着,一边尽情享受双掌中截然不同的美好手感,掌中的力道不知不觉的渐渐加重,将姊妹俩的巨乳揉捏的完全变了形,大把大把的雪白乳肉从指缝闻乱冒了出来,看上去真是说不出的。

    石香兰发出疼痛的哀嚎声,流满泪水的粉脸显得楚楚可怜;石冰兰也痛的紧蹙双眉,虽然咬紧牙关一声不响,但内心却泛起越来越强烈的屈辱悲哀。假如只是她一个人被俘的话,她绝不会就这样任凭色魔羞辱,早就已经不顾一切的痛斥反抗了,可是现在为了姊姊却只有忍耐下去。

    「对了,香奴的nǎi子还会分泌乳汁,这可是冰奴暂时还没有的特色喔!」

    阿威说着哈哈大笑,右手在石香兰乳峰尖端用力一捏,一股洁白的奶水立刻从鼓鼓突起的紫红色rǔ头里喷了出来,不偏不倚的刚好射在他的yáng具上。

    「那……主人是对姊姊的nǎi子更满意喽?」楚倩厚颜无耻的参与了进来,略带几分妒意的浪笑道。「倩奴也觉得她的胸围似乎稍大一点,『东方第一巨乳』的称号应该给她……」

    「那倒未必!」阿威的语气俨然像专家。「香奴毕竟生过小孩,nǎi子更大并不出奇;冰奴还没生产过,尺寸就能跟姊姊几乎不相上下了,今后明显更有发展的潜力哇……」

    「什么?」楚倩目瞪口呆,「她已经是超级巨乳了,还能再发展?」

    「当然!冰奴现在是g罩杯,等她生下孩子后,尺寸至少会增大到h,如果发展的好说不定还能到i呢!到时候姊姊可就比不上她了!哈哈……哈……」

    石冰兰听的羞愤交加,俏脸唰的红到了耳根,同时却也感到一阵彻骨的凉意。听恶魔的语气,他不仅要长期囚禁自己肆意奸污,还想要自己怀孕生产?

    想到这里她简直是不寒而栗,一股真正的恐惧感霎时遍布全身,她不由自主的微微发颤。

    「不过,就目前来说这两对大奶奶难分上下,我一样喜欢!」

    阿威最后做出了总结,喋喋怪笑着将掌中的丰硕肉球揉了又揉,跟着双手用力向中间合拢,竟然将姊姊的左乳和妹妹的右乳碰到了一起。由于姊妹俩跪的很近,又都是那么巨硕丰满,两颗雪白的大肉团很容易就彼此接触到,在手掌的推挤下互相磨蹭了起来。

    感受到对方的裸露乳肉压迫着自己,姊妹俩不约而同的「啊」了一声,心里都泛起了一种熟悉和淫乱相交织的异样感觉,并且感到说不出的羞耻。

    「主人,不如让她们俩一起替你乳交吧!」楚倩忽发奇想,眉开眼笑的嚷嚷道,「就像现在这样的姿势,一人出一边nǎi子给你乳交,也许会很好玩噢……」

    「好主意!」

    阿威眼睛一亮,果然依言掏出了暴挺的yáng具,再用双手分别抓住了姊妹俩的一颗丰满的巨乳,像是用肉包子夹香肠似的将自己的yáng具夹在了中间。

    「哇哇,真的好爽啊……」他立刻发出愉悦的叫声。

    这的确是一次前所未见的乳交,用的是两个不同美女的外侧,虽然没有天然的乳沟可以套弄,但却给人十分新奇的体验。当然更重要的还是那种变态的刺激感!能同时用这对巨乳姊妹花的大nǎi子来套弄jī巴,心理上的满足也远比单人乳交来的强烈。

    这种凌辱方式自然也完全出乎姊妹俩的意料;她们都被色魔强迫乳交过,可是也从来没想过姊妹俩的会一起夹住他的生殖器。

    「不!」

    石冰兰再次羞的无地自容,本能的又开始挣扎,但结果却是害的姊姊连着吃了好几鞭,悲惨的哀嚎声令她心中绞痛,身躯只好又僵硬住动弹不得。

    「乖一点吧,冰奴!瞧你姊姊多为你着想……你应该多向她学学哦!」

    嘴里调侃着,阿威紧紧抓住这对姊妹花的,两只手恣意的捏、揉、挤、掐、抓……令掌中雪白肥硕的大肉团不住凹陷变形……

    双掌分别传来迥然各异的美妙感受,右掌中是如同棉花般的肥腻柔软,左掌中则是充满肉感的坚挺硕大……勃起的ròu棒在两颗丰满肉球的左右「包夹」下陷进钻出,被大堆嫩肉摩擦的舒爽无比,很快就濒临了喷射的临界点!

    「啊啊啊……」

    绝顶的酥麻快感陡然到来,阿威兴奋的吼叫着,猛地将ròu棒拔了出来从左到右的一甩,正好将浓浓的jīng液射到了姊妹俩的胸脯上。

    和jīng液一起喷出来的,是姊姊眼里羞辱的泪水和妹妹眼里愤怒的火焰,她们那溅满jīng液的高耸胸脯一起剧烈的起伏着,心里都充满了极度的悲哀…… ( 冰峰魔恋 http://www.shubaow.org/4/413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w.org
阅读推荐:夺妻:蚀骨柔情   重生之拒绝杯具   出轨女人的自白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爱,这样出声   最强主母   娇妻出墙   狂野女秘不承欢   强占:女人猛于虎   大叔,我爱你   护美神医   踏莎行   睡着的武神   三折剑   工业之动力帝国   秋韵夜语   妻妾无敌   潜伏   天地之间   天生我材必有用   同学的可爱女友   游龙嬉春   荒唐传说   浪迹神雕   石榴裙下的温柔   拯救大明美眉   坏小子风流记   我的贴身校花   大宋私家侦探   在世西门庆   天龙风流之替身段誉   神雕风流   风流传   妈妈的爱给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