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 血债只能用血还偿还

文 / 女孩d依乄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回程的路上,龙逍连续赶路,马不停蹄的往光明帝都急弛而去,众人知道龙逍一定是从那位少女刺客那里知道了什么,所以才如此的着急。《书+包+网 手*机*阅#读 m.shubaow.org》不过龙逍没主动说他们也不好去问,只得全力更上龙逍的速度。

    策马奔驰的龙逍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紧紧更上的众人,心里有些愧疚可帝都十万火急也不得不全速前进。

    如果不是担心回程的路上有杀手前来伏击,龙逍早就驾御着飞仙先行而去了。

    再三思量龙逍决定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告诉他们,毕竟他们都是帝国未来的栋梁,而且都是贵族,也该有权知道帝国的危机。

    放慢速度,等身后众人艰难的跟上来后肃容道:“我考虑了几天还是决定把知道的消息告诉你们。”

    众人一惊都从彼此眼神中看到了惊讶,因为龙逍很少用这么严肃的语气跟他们说话。

    惊讶之于又都猜测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都忧心重重的望着龙逍。

    龙逍看到了众人的表情,尽量放松自己的神情以免给大家带来负面情绪道:“简单来说吧,帝国马上会陷入战争!”

    战争!残酷的代名字。战争给人带来的是什么?是无穷的灾难,无数人奈以生存的家园被焚烧,无数人被灭绝人性的屠杀致死,无数人流离失所,无数个孩童失去至亲痛哭哀号…

    众人愕然,100多年的和平换来的终究还是战争!无论战争的借口是什么最终的目的都是一样争夺资源,争夺领地,扩充实力。

    可最后到底受苦受难是谁?说到底还是那些贫民,士兵的家人,亲人或战死或被屠杀带给他们是什么?

    也许死的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上有箍寡的老人,下有带腐的孩童。也许死的是一对白发苍苍年入古稀唯一的儿子。他们有什么错?可为什么他们会有这种命运?也许只有上天能知道!

    龙逍哼了一声严肃的警告着似乎还有些兴奋的苏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在想战争会成为你将来登基时得到百姓爱戴的筹码?愚蠢,我告诉你战争带来的除了灾难,还是灾难。别以为光明帝国强大就很自满大意,这次恐怕面临的是整个大陆的威胁!”

    龙逍非常不满苏诌的想法,或者他也许没错,借着战争的胜利来巩固将来的地位很多帝王都希望如此,可他想过吗?这荣誉是怎么来的?是用鲜血与灵魂来书写的。

    龙逍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但是也决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欣喜的接受自己的国家惨胜后所带来的功勋!不是龙逍的为人,也更看不起这种人。

    听完龙逍的话苏诌的脸刷的一下成了卡白色,整个大陆的威胁代表什么?这代表着大陆上所有的战斗力群而攻之,谁敢拍着胸脯保证能在这种情况下坚持说一定能胜利?没有,谁也不敢说。

    看着小舅子沮丧的表情龙逍不禁暗自摇头,一个上位者要有荣辱不惊的气魄,怎么能光听到消息后就被吓成这样?看来年纪还是太轻啊!于是出言安慰道:“大家都也别太担心,

    目前的情况还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严重,也别太小看了帝国的实力,哼,光明帝国可不是纸老虎禁不起风浪,更何况还有龙家还有我呢!”说到这一股无形的霸气充斥在龙逍身上,给人带了无上的压力。

    大家在听到龙逍接近保证的话语上,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在他们心中龙逍就是无所不能的神,只要龙逍还在一些都有希望。

    其实龙逍还有一些事情并未告诉大家那就是来自战前的暗杀,一个军队谁最重要?那就是最高指挥者,一个高明的将领堪比千军万马,所以大战前对敌国将领的刺杀是无比的凶狠!

    通过那位刺客少女在无意中听到的消息显示,龙逍的大哥和父亲是这次暗杀的重中之中对方可能会派出神阶高手前来刺杀,这就是龙逍马不停蹄赶路的原因。

    仿佛大家也都知道有暗杀一事似的,不用龙逍提醒都强行提起精神坚持着。

    夜幕降临,经过20天的奔波终于到达了光明城的范围,而这时龙逍却下达了休息了命令并且解释道:“大家先休息一下,到了帝都就更加危险,其中的原由不用我多说相信你们也明白!好了大家吃点东西一会我会安排其他的事情”

    说完下马开始扎起了帐篷,晚饭依旧是干粮但是饥饿难耐的少男少女们吃的依然是津津有味,晚饭完毕后龙逍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苏诌告诉我皇家在帝都附近有没有秘密据点?”

    苏诌似乎想到了龙逍的决定点了点头道:“离这不远的一个山村中有一个秘密寝宫,宫殿建造在山村的下面极为安全,而且也不用担心饮食问题,我们在里面生活2到3年基本上没什么问题。”

    听完苏诌的话龙逍点了点头,皇家的避难场所一般都极为隐蔽就是当地人也不可能发现。饮食储存的就更不用担心了。

    “你们全部都躲到那里去,是全部。除了娜沙以外”龙逍的话说的极为严肃不拥质疑。

    最粘人的小妮子似乎也知道事情的轻重,虽然不愿意但是也不敢违背龙逍的话,知道自己跟在身边会让龙逍分心,识大体的小妮子乖巧的点点头表示理解。

    龙逍总算放下心了,欣慰的看着小妮子道:“放心吧,等事情结束了我就来接你们回去,这段时间你们安心的呆在那,相信时间不是很长。我会让娜沙送你们回去。”

    转头又对身边的娜沙道:“你有办法找到我么?”

    娜沙嘻嘻一笑道:“当然,连老公都找不到了那怎么行?只要我在你身上下一个追踪魔法就行了。100公里内我可以很轻易的知道你在那里。”

    全部商量好以后由龙逍一人先行赶回帝都,另一方则由娜沙借着黑暗的掩护送他们前往秘密据点暂时躲避几天。

    由于没有众人的拖累龙逍放出飞剑御剑而行,而他不知道如果不是用飞剑的话,前面会有多么的危险。

    不多时回到了熟悉城市的上空,没时间感慨,在发现了元帅府时立刻降落,不多时在看清府的情形时,龙逍大惊。这情况跟自己受伤时多么相象?

    难道回来晚了?龙逍简直不敢在想了,不管是谁龙逍都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前世的孤独与今世的关爱,不言自知。一个瞬移直接出现在了后院。

    那是大哥的房间?龙逍大急不理会受到惊吓的仆人们直接冲向大哥的房间。

    轻轻的推开了门,入眼的是一个装饰熟悉身影正在为病床的人施展着治疗魔法。

    而父母都憔悴的在站了旁边担忧的看着病床上的龙四海,由于没人发现龙逍的到来,龙逍也没打算在这个关键时刻去打断,于是静静的守侯在一边等待着牧师的治疗。

    病床上的龙四海昏迷不醒,面无血色,整个人仿佛已经没有生气,胸前微微起伏还在证明着他顽强的生命力还是苟延残喘着。胸口一个狰狞的伤口缓缓的流淌着鲜红的血液。

    3个小时过去了,魔法还在继续着,众人也全部都保持着一个姿势紧张的注视着,良久牧师终于停下了魔法。回过头看到龙逍时先是一惊,但随即恢复了过来微微摇摇头对龙霸天道:“伤势太重一剑穿透心脏,要不是令公子的心脏微微有些偏移恐怕已经命丧当场了

    我已经尽力治疗了,但是伤的实在太重恐怕……”

    龙霸天仿佛一时间苍老了许多,摆摆手示意说下去扶着已经昏迷过去了龙母走到桌子边坐下。

    “恐怕一会就要去了”牧师艰难的说出了这几个字,叹了口气出了门去。

    愕然的龙逍想起了小时候自己与大哥在一起玩耍的时候,与大哥的对话,那个时候龙逍还小不懂得呢些话是什么意思。可现在想起来才知道大哥所做出的牺牲到底有多大。

    “弟弟你将来想做什么?”儿时的龙四海玩耍的时候突然问道。

    “我嘛?要做天下第一花花公子,泡遍天下美女”龙逍一脸期待的神情说道。

    “那么你呢大哥?你有什么梦想”小龙逍天真的问道。

    龙四海走了过来摸了摸龙逍的小脑袋道:“梦想?呵呵谁会没有梦想呢?不过我的梦想却不可能实现!所以我也就没有梦想”

    “为什么不能实现呢?我们龙逍可是帝国最大的贵族要什么就有什么!怎么会不能实现呢?”小龙逍疑惑的问道。

    龙四海抬起手轻轻的在龙逍脑袋上弹了一下,在龙逍呼痛中严肃道:“家族的名誉越大肩膀上的担子也就越重,我们两个必须有一个人继承家族的一切,所以我的梦想才不可能实现。我希望你以后开开心心的活下去,没有烦恼的活下去”

    天真的小龙逍不明白大哥的意思,还以为是大哥不听话被父亲揍了屁股所以不开心。但现在想来那是大哥一定有自己的梦想啊!他是为了我才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想。

    一个没有梦想的人,活在这世上有什么意义?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行使着自己身上的责任,可是我为他做了什么?龙逍心在滴血,大哥很小的时候就被拉去训练,可没次回来后碰到自己都是微笑着问自己是否玩的愉快?

    可自己那时候不懂事整天嘲笑着大哥像个傻子一样整天就知道训练。可大哥从来一有责怪过自己什么,每次回来时依旧是那一句:“玩的愉快吗?”

    “是谁伤了我大哥?他必须得死”龙逍双眼血红语气阴森。身体不断颤抖着仿佛竭力的克制着不让自己发作。 ( 流氓天尊混之异界 http://www.shubaow.org/3/32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w.org
阅读推荐:夺妻:蚀骨柔情   重生之拒绝杯具   出轨女人的自白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爱,这样出声   最强主母   娇妻出墙   狂野女秘不承欢   强占:女人猛于虎   大叔,我爱你   护美神医   踏莎行   睡着的武神   三折剑   工业之动力帝国   秋韵夜语   妻妾无敌   潜伏   天地之间   天生我材必有用   同学的可爱女友   游龙嬉春   荒唐传说   浪迹神雕   石榴裙下的温柔   拯救大明美眉   坏小子风流记   我的贴身校花   大宋私家侦探   在世西门庆   天龙风流之替身段誉   神雕风流   风流传   妈妈的爱给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