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电话中的激情

文 / sjq1111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09章电话中的激情

    方逸雅在将早餐做好了后,发现大厅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这让她很是奇怪,「望舒昨晚是第一次,现在应该还在睡觉,儿子和女儿们今天还要上课呢,怎么还没有下来?」

    带着好奇,她来到了儿子的房间,里面干干净净,儿子不在这里,然后来到大女儿望舒的房间,女儿仍然浑身的躺在床上睡着,下体里到现在还有一些jīng液在流着,这看的她心里一荡,儿子的jīng液量真的是很恐怖啊。没有叫醒女儿,来到了两个小女儿的房间,这里是最后的地方了。

    来到门口,正打算敲门的时候,她听到了微弱的呻吟声,一个想法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儿子不会现在就将两个小女儿给开苞了吧。

    带着惊讶的心情,偷偷的打开了房门,然后她看到了无比淫乱的一幕,心中的猜想也被证实了。

    三人的肉体纠缠在一起,儿子做在床边,脸上挂着淫荡的笑容,下体不时的耸动一下,不过大部分时间却是没有动,小女儿李月怡正跨坐在儿子的身上,那巨大的ròu棒正全部插入女人那粉嫩的xiāo穴里,小女儿搂着儿子的脖子,主动的套弄着儿子的ròu棒,豪乳在儿子的胸膛上摩擦着,脸上带着淫欲的表情,两人的交合处大量的jīng液和一丝血丝正在流着,小女儿的光滑的大腿根处更是有大量的血丝在上面,而另一个女儿则是坐在儿子的身边,双手搂着儿子的腰,豪乳紧紧的压在儿子的身上,两人正在热吻,儿子的大手搂着女儿的细腰,让女儿可以紧紧的贴着他,另一只手则是在两个女儿的身上都出移动着,此时大手正抓着小女儿的豪乳大力的揉弄着。

    方逸雅震惊的看着房间里面的一幕,儿女之间的淫乱,让她想起了自己的过去,他也是那么的霸道与强势,将自己几个姐妹霸占了,记得自己三姐妹好像都是被他开苞的,想到这里,她的手已经深入了内裤里面,手指插入了mī穴中,开始起来。

    房间里儿子已经shè精了,浓浓的jīng液全部射在了小女儿的体内,让小女儿高声的浪叫着,大女儿则是跪到了两人的交合处,舔起了浓浓的jīng液。

    方逸雅回忆起自己被开苞的时候,是躺在大姐的怀里的,然后当他在自己的mī穴里射入浓浓的jīng液的时候,大姐也是温柔的跪在他和她的交合处,替他们清理。

    房间里的三人又换了姿势,小女儿李月怡躺在床上,女儿李可心69式的趴在她的身上,两人互相舔弄着对方的mī穴,两人的mī穴里都有jīng液在流出,所以两人舔的很开心,而儿子李云枫则是跪在小女儿的头后面,大ròu棒插入了她的小嘴里,起来,然后在小女儿的帮助下插入了女儿的mī穴里面。

    三人仍然在进行着淫乱的,方逸雅则是悄悄的关上了们离开了,既然儿子已经将两个小女儿也开苞了,那么自己的子女都已经了,自己也就没有理由拒绝儿子,成为他的xìng奴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

    想到自己再次有了主人,而主人还是自己的亲身儿子,就让她无比的激动。

    草草的吃了点早饭,就去公司了。

    房间里,李云枫站在床上,巨大的ròu棒被两根可爱的香舌舔弄着,他的两个妹妹正跪在他的脚边,眼神里充满了臣服,两女的下体处jīng液不时的滴落下来,大腿上更是到处都是jīng液的痕迹。

    摸着两个妹妹的脑袋,李云枫再次shè精了,jīng液射在了两个小萝莉的脸上,两女张开嘴巴迎接着他的jīng液,喉咙里努力的吞咽着,肚子早已经微微的隆起了,今天喝了很多哥哥的jīng液了,子宫里也都是。

    「好了,你们两个小荡妇,都快将哥哥吸干了。今天不要去学校了,好好在家休息,我会和你们老师请假的。」

    李云枫射完后,用手将两女脸上的jīng液送入她们的嘴里说道。

    两女听话的点了点头,将哥哥手指上的jīng液舔干净后,就互相拥抱着睡了,两女一大早就被哥哥开苞,然后一直干到现在,已经很累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李云枫离开了这里,就这样全身的来到了大姐李望舒的房间,看到床上大姐还在睡觉,没有打扰她,拿起手机开给冷碧莹打了个电话  。

    此时冷碧莹的办公室里,冷碧莹上身是黑色的女式西装,下身是同样款式的短裙,修长的美腿上穿着黑色的丝袜,白色的高跟鞋将小脚包裹住了。长发如同平时一样盘在头上,红色的眼镜下面的眼神不再是平时的严肃,而是充满甜蜜的回忆。

    她坐在办公室的桌椅上,带着甜蜜的笑容批改着试卷,正是昨天的考试卷。

    电话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到是李云枫打来的,立刻精神一震。

    「云枫!」

    声音很柔和,就像是在和恋人说话一样,话语里有激动和欣喜。

    李云枫靠在床上,大手在大姐的居然上轻轻的抚摸着,「冷老师,是我,现在在干什么呢?」

    「我在批改试卷呢,你今天怎么没有来学校啊?」

    冷碧莹有点担心的问道。

    「只是不想去而已,老师,你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吗?」

    李云枫有点淫荡的说道。

    听到电话里李云枫淫荡的话语,冷碧莹有点胡思乱想了,不过嘴里却说道:「我怎么知道你在干什么?」

    很是期待李云枫接下来的话。

    「嘻嘻,我在打手枪呢,看着老师的照片,老师真的很漂亮呢,我已经打了好几次了,现在听着老师的声音我又要射了。」

    李云枫跪在大姐李望舒的头边,大ròu棒轻轻的摩擦着大姐的红唇,嘴里调戏着冷碧莹。

    「啊……你,你真坏。这样的事……怎么能说……」

    冷碧莹的话语里充满了娇羞,而脸色也是通红一片,脑海想象着李云枫拿着她照片打手枪的画面,浓浓的jīng液全部射在了照片上她的身上,修长的大腿并拢了起来,缓慢的摩擦着,她已经有点动情了,26岁的她仍然是个处女,这很是稀奇,一般的情况下,16左右女人们都会失去处女了,而她之所以能一直保持,一是她性格的原因,到现在一直没有男朋友,而是她母亲的原因,替她挡住了很多的东西。

    「我喜欢老师,现在老师又不在身边,当然只能用照片了。」

    李云枫的话语还是那么淫荡,大ròu棒已经硬了起来,慢慢的插入了仍然在熟睡的大姐的嘴里,里面的小香舌大概感到有什么东西进来了,过来看看,围绕着guī头左看看,右看看,让李云枫很是舒服,没想到大姐睡着了都能,ròu棒开始起来。

    「坏云枫,你真的那么想要的话,可以来找我吗,打手枪……不好……」

    冷碧莹很是害羞的说完了这句话,一只手已经深入了短裙里抚摸起了自己的mī穴,想象着自己被李云枫干的场面,隔着内裤她已经感到有蜜汁出来了。

    「老师,我射了,全都射在了相片上呢,老师的脸上和嘴上都是我的jīng液,上也被射到了,xiāo穴那里我可是射的最多哦。」

    一边享受着自己亲姐姐的小嘴,一边调戏着美女老师,李云枫很是快乐。大手开始用力的揉弄起大姐的豪乳。

    「啊……坏蛋……说的那么淫荡……老师……不要听……」

    冷碧莹的手指已经插入了mī穴里,插的很浅,她的第一次想全部给李云枫,想象李云枫ròu棒插进来的样子,手指快速的起来,「老师……很喜欢云枫……老师想被云枫干……云枫……只要你想要……老师就给你……」

    李云枫邪恶的笑了,「这个美女老师对自己的感情确实很深呢,看来还是个处女,今年老师也有26岁了吧,真是稀奇啊,不过这个美丽的老师很快就是自己的玩物了,哦,真是激动  。」

    仿佛正在干着冷碧莹,李云枫几乎将大姐的小嘴当做mī穴了,大力的起来,而他的动作终于让睡着的李望舒醒了过来。

    睁开眼就看到弟弟的大ròu棒插在自己的嘴里,而弟弟则是一边干着自己的小嘴,一边打电话,从他淫荡的表情来看,一定是在调戏女人,感到说上弟弟的手也在,真是个精力充沛的弟弟呢。

    李望舒没有说话,只是长大了嘴巴,一下子将ròu棒含入了大半,用力的吸允起来,手也抚摸起了留在外面的ròu棒和李云枫那硕大的卵袋。

    「哦……」

    李云枫低头一看,大姐正妩媚的看着自己,嘴巴努力的前后耸动着,自己的ròu棒在大姐的嘴里进进出出,自己根本不需要动了,在姐姐的豪乳上用力的捏了一下,表示自己的感激,就继续说话了,「老师,我真的很喜欢老师呢,不过老师,你知道的,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也很爱她,所以……」

    「不,云枫,不要离开我,我可以和她一起分享你,真的,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就行,我知道许含香是你的女友,我会主动和她说的,云枫,老师不能没有你。」

    冷碧莹很担心李云枫不要她了,她已经26岁了,和她同龄的人几乎全部已经结婚了,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她不想放弃,再说和其她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对于她来说很正常,这个世界优秀的男人身边的女人不可能只有一个的。她相信李云枫会是个人物,她也很喜欢他,所以她愿意和其她女人一起分享李云枫。

    听到冷碧莹几乎哀求的话语,李云枫彻底的放心了,这个女人看来是不可能会离开了,接下来就安抚安抚她吧,「老师,我不会离开你的,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老师,所以老师,我会和含香说明我们的事的,我想她会同意的。」

    李云枫说着躺在了床上,大姐李望舒趴在他的双腿间继续舔着他的ròu棒,连卵袋也被她舔遍了。

    「嗯,老师知道了,你说什么老师都会听的。」

    冷碧莹很是开心,李云枫对于她是很有好感的,昨天的那场也让自己在他的心中留下了印象,接下来继续努力,将他变成自己的男人,然后她想到了自己母亲的话,于是说道:「云枫,有件事,我想和你说一下。」

    「哦,刚好,我也有件事要说呢,你先说吧。」

    抚摸着大姐的金黄色的长发,让正将自己卵袋含着嘴里吸允的大姐离开了ròu棒,大姐很是乖巧的坐在了他的身上,巨大的ròu棒再次插入了大姐的mī穴里。「嗯。」

    压抑的呻吟声从李望舒的嘴里发了出来,虽然她很想高声的呻吟,不过弟弟好像不想她叫,于是只能压抑自己的声音了。

    冷碧莹好像听到了呻吟声,不过不是太清晰,就没有在意,说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母亲已经知道了,她对你很是满意,想邀请你去家里吃个饭。」

    冷碧莹有点期待,插着mī穴里的手指都停止了了。

    李云枫抚摸着大姐的豪乳,敢说大姐mī穴的紧凑,一动不动的,让大姐自己在身上活动,听到这里,淫笑的眼神一变,「冷碧莹的母亲,学院的院长田静和,这个女人不简单,不过既然敢玩你女儿,就不怕和你作对,再说,田静和也是个很美艳的熟女呢,到时候来个母女双飞也不错。」

    心里很是恶意的想到,「好啊,什么时间?」

    冷碧莹见李云枫答应了,激动的站了起来,她知道自己母亲的身份一直是最大的难关,以前她也交过男友,不过她瞒着自己的身份和男友交往,每次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后,不是对自己的感情变了,就是害怕的离开了,而李云枫现在没有惧怕自己的母亲,那么感情是什么情况,到时候就知道了,「妈妈说这个星期日,约你来家里吃饭。」

    她撒谎了,田静和说的是下个星期,不过她有自己的考虑,她怕时间久了,李云枫在了解了母亲的情况后会离开她,她觉得现在的李云枫对自己的母亲不是很了解,所以越快见面越好。

    「周日啊,可以,我也没有什么事,那天我会去的  。」

    李云枫已经坐了起来,搂着李望舒的腰,大力的起来,他要射了,而李望舒忍的很是辛苦,脸上都冒汗了,双手搂着弟弟的脖子,快速而又大力的上下套弄着弟弟的ròu棒。

    「老师,我的两个妹妹身子今天有点不舒服,所以我想请你帮她们请个假。」

    李云枫说出了最开始的目的。

    「哦,知道了,一会儿我会去说的,那么周日我会去接你的。」

    碧莹说完后就主动的挂了电话,坐在办公椅上,批改到一半的试卷也没有心情批改了,平复了一下心情,打了个电话给母亲,「妈……」

    而在李云枫将电话挂断后,李望舒就大声的浪叫起来,刚才憋的她很是辛苦。

    「大姐,辛苦你了。」

    李云枫很是爱恋的吻住了大姐的红唇,舌头很快就和李望舒的享受纠缠起来。而ròu棒终于在大姐的mī穴里再次的shè精了,让李望舒的高氵朝也来临了。

    高氵朝后的两人躺在床上,继续热吻着,ròu棒插着mī穴里,轻轻的进出着,温柔而又体贴让李望舒很是开心。

    「弟弟,你真坏,一边打电话,一边玩自己的亲姐姐。真是个坏家伙。」

    李望舒压在李云枫的身上,豪乳不安分的在李云枫的胸膛上挤压着,红红的脸蛋上充满了高氵朝的红晕,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

    「谁叫大姐那么漂亮,那么的吸引人呢。我可是忍了很久,可是你知道的,男人早上总是火气大的,所以……」

    李云枫大手抚摸着大姐的肥臀淫笑道。

    「哼,还想骗我,刚刚在舔你ròu棒的时候,我就问道了血腥味,还有其他女人的味道,是不是早上有谁过来了。」

    李望舒很是鄙视的说道,小看我的味觉。

    「额。」

    李云枫无语了,替两个小萝莉开苞后,没有洗澡,结果被大姐闻出来了,不管了,反正迟早是要说的,再说大姐现在是自己的xìng奴,干什么还要像以前那么的怕她,嗯不怕她了,「其实,其实,那个……那个……这个……」

    话到嘴边,还是不敢说,虽然大姐确实是自己的xìng奴了,但是他又不是将大姐变成玩具,她还是有自己思想了,要是让她知道,昨晚刚替她开苞后,早上就将两个小萝莉也开苞了,不知道会怎么样,额头上也出现了汗。

    本来只想调戏一下弟弟的,可是看到他那支支吾吾的样子,她发现自己好像挖到好东西了,立刻揪住了弟弟的耳朵,威胁到,「云枫,不想吃苦头的话,就全部给我说出来,早上玩谁了,你ròu棒有血腥味,看来还是个处女。」

    心里很是得意,坏小子,昨晚才替我开苞,一大早就又有女人被你开苞了,哼哼,不给你点教训,恐怕你还以为我是那么好上的。

    「那个,是,是可心……」

    声音很低很低,低到李望舒贴在他的嘴巴才听到了。

    眼睛顿时睁大,看着弟弟,他居然将可心上了,虽然两个小萝莉和自己一样,都很喜欢他,可是她们还太小了,即使你想玩,也得等几年,等她们长大才行啊,虽然现在女孩在16岁的时候已经就算大人了,可是在她看来,16岁的少女还是孩子。

    「还有月怡……」

    李云枫接下来的话让她彻底的抓狂了,可心就算了,16岁,玩了也还可以接受,毕竟心中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可是月怡才14岁啊,这真的才是个孩子啊。

    「你,你,月怡还是个孩子啊,你就忍心上了她,你气死我了。」

    虽然心里很是生气,但是对弟弟的爱让她不忍心打自己的弟弟,平日里好像自己一直在欺负他,但是那仅仅是开玩笑而已,真正的事情上从来就不会让弟弟吃亏  。

    气呼呼的看着一脸尴尬的弟弟,从他身上爬了起来,要去看看妹妹们,大ròu棒还插在里面,让她又是感到一阵快发,心里又是生气又是舒爽,就这样着身子跑到了妹妹们的房间,随着她的走动,地上留下了大量的jīng液,都是她mī穴里流出来的。

    李云枫也是立刻跟了过去,既然说开了,那么现在就要安慰一下大姐才行,不然要是大姐不理自己了,那就糟糕了,虽然自己可以用主人的身份让大姐不离开自己,可是那样带待在身边的就不是大姐了,而是一个叫李望舒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人肉玩具。

    迅速的来到了两个小萝莉的房间,大姐正站在床边,两人小萝莉仍然互相拥抱着在睡觉,身上和床单上到处都是李云枫的jīng液,两处红色表明她们就是在这里被自己的亲哥哥开苞的,两女的脸上都带着满足,嘴角的jīng液和下体正在流出来的jīng液都表明两人被射了很多,而微微鼓起的肚子更是让站在一边的李望舒很是妒忌,不错是妒忌。

    在看到两个小萝莉满足的笑容后,她就不再生气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自己除了接受还能做些什么呢,离开李云枫吗?不可能,她已经不可能离开李云枫了,让两个妹妹和李云枫保持距离吗?也不可能,两个妹妹对李云枫的感情不比自己差。

    而在接受了两个小妹妹也是弟弟的女人后,再看她们那微微隆起的肚子,她就很是嫉妒了,自己一人被李云枫玩,肚子里的jīng液恐怕还没有一个妹妹肚子里的多,这让她很是不爽,看到弟弟进来。什么也没有说,拉着弟弟就出去了。

    李云枫刚进来,还什么都没有说,就被大姐拉了出来,心里很是疑惑,只好跟着大姐走,心里想着怎么哄大姐开心。两人来到了楼下,直接进入了厨房,然后大姐就肚子的找起了食物吃起来,叫他也吃,虽然很疑惑,不过一早上没有吃饭的他也饿了,于是两人就着坐在餐桌边吃起了早餐。

    餐桌上的字条,李云枫看到了,看完后,就笑了,看了母亲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妹妹们的事了,早上应该也看到了自己替两个小萝莉开苞的场面了,那么我的妈妈,你现在跑不掉了,淫荡的笑容再次浮现了出来。

    啪……

    「好痛,大姐你干什么,干嘛突然啪拍人家的头?」

    李云枫很是委屈的说道,看着大姐的眼睛里很是受伤。他要解释。

    将嘴里的食物吞下去,「两个妹妹的事还没有解决,你淫笑什么,我告诉你,一会儿要是不能让我满意,你就永远和她们两个保持距离吧。」

    李望舒妩媚的脸上充满了煞气,然后拿起食物继续吃了起来。

    「哦,大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云枫心里很是受伤啊,在家里,母亲永远是那么温柔,对于自己的骚扰,她总是温柔的接受,而二姐性子很冷,所以对于自己的话都会听,所以在自己将她开苞后,自己说什么就听什么,很是听话,而两个可爱的小萝莉,永远是那么的可爱,可心比较活泼,但是心思很是单纯,心里藏不住秘密,有什么都会和他说,而月怡则是十分的害羞,一直默默的喜欢自己,所以……而大姐则是他最怕的,平日里好像很懒散,但是总是戏弄他,让他很是无语,从小到大都是他被大姐欺负,所以大姐的话他不敢不听,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了。

    终于,李望舒拍着平坦的腹部站了起来,来到他的身边,头低下来望着他,眼神充满了。

    「大姐……你想……干什么……」

    李云枫有点怕怕的说道,手已经慢慢地摆在了自己的胸前,好像很怕大姐接下来就会强奸他一样。

    「嘻嘻,昨晚我没有爽,今天一天你都得陪我,知道我爽为止。」

    其实心里是嫉妒他在两个妹妹体内射的jīng液量比射在她体内的多。

    李云枫愣住了,看着大姐邪恶的笑容,他知道今天他大概哪里都不能去了。 ( 豪欲家族 http://www.shubaow.org/1/15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w.org
阅读推荐:夺妻:蚀骨柔情   重生之拒绝杯具   出轨女人的自白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爱,这样出声   最强主母   娇妻出墙   狂野女秘不承欢   强占:女人猛于虎   大叔,我爱你   护美神医   踏莎行   睡着的武神   三折剑   工业之动力帝国   秋韵夜语   妻妾无敌   潜伏   天地之间   天生我材必有用   同学的可爱女友   游龙嬉春   荒唐传说   浪迹神雕   石榴裙下的温柔   拯救大明美眉   坏小子风流记   我的贴身校花   大宋私家侦探   在世西门庆   天龙风流之替身段誉   神雕风流   风流传   妈妈的爱给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