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消逝的热情

文 / 田梦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与此同时,两个宿舍的爱情随着气温的升高逐步如火如荼,情侣们拼命抓住他们怕将消逝也知道终将消逝的热情。在这样一个和平的年代,人们所能经历的最不平凡的事件恐怕就是爱情事件了,因此,每个人都在为不平凡而努力,费尽心思地将一切复杂化,添油加醋、旁生枝蔓、误会与巧合、插足与被插、以退为进、翻云覆雨,总之是无所不用其极。

    安红率先换了男友,令人诧异的是,这回却是个老实巴交的优等生,憨憨傻傻的,不会玩,不会穿,家里又穷,靠奖学金度日,特别是脾气极倔,没两日竟出手打了安红。更奇的是安红全没往昔威风,低首下心地,百般迁就,每天诚惶诚恐地给对方打饭,自己掏腰包给对方置装,更有甚者,还有人看见她在男生宿舍的水房里给对方洗衣服,其中包括一双袜子,真是够耸人听闻的。宿舍里另一女生爱上了好友的男友,朋友成了冤家,为此二人日日交火,由口角升格为动手,吓得那当事男生激流勇退,另找了外系一个女生。得知这一消息的当晚,二女生化干戈为玉帛,一起去小餐厅霄夜,一瓶啤酒灌下去,昔日的爱是“英雄所见略同”,今日的恨则是“同仇敌忾”,执手相看泪眼,前嫌尽释不说,两人的友谊更因此有种风雨同舟的悲壮。

    小玫和李钢仍旧是公认的金童玉女,都是本地人,已经互访过对方的家,家长也都满意,小玫的中指上甚至戴了个戒指,银的,但是很象是白金的,蛮象回事的,自此小玫爱支起手臂、双手合十,戒指的那点光亮闪闪烁烁的,耀人眼目。--一出出佛如现代版的“训悍记”、“二女争夫”、“王子与公主”。与大家那充满戏剧性的爱情相比,张小叶和长江的这份爱情就显得稀松平常了,倒不是没波折,只是不够波澜壮阔,没波澜就没有观众,没有观众也就谈不上戏剧化,所以他们的小世界永远是平铺直叙的散文,间或夹杂些诗意的句子,仅此而已。

    张小叶的家里每月给她按时汇生活费,300元整,是校园里的平均数,要吃饭要穿衣要买书,无论如何谈不上富裕。长江的钱更少,每学期开始的时候带来800块,还是父母东挪西借勉强凑的。他好面子,朋友过生日开派对随礼的份子钱他从不吝啬,只好私底下克扣自己,少吃肉、不买书、少看电影。他没钱买衣服,但是洗得勤,有时还用茶缸盛了开水充作熨斗,烫得裤线笔挺,是以外表上不算寒伧。

    初谈恋爱,长江打肿脸充胖子,应付了一阵子,但渐渐就显出了囊中羞涩。离暑假还有十天,恰逢她规定的某个纪念日,他咬咬牙进了鲜花店。玫瑰每朵三元,新到的货,鲜艳欲滴的,可他盘算半天,还是决定买六朵康乃馨,略有些凋零了,每朵只卖一元,眼看着小姐用玻璃纸和缎带把花们捆扎起来,他又改了主意,说是不要了,惹得小姐老大不高兴。当晚,他潜进生物系的花窖,胡乱摘了一大把花,天黑看不见,心情又紧张,回到宿舍才发现手指上好几个口子,偷回的花却是真正的玫瑰。他把花插在茶缸里,兴奋得无法入睡,月光静静地从窗外俯瞰着花朵,花香袭人,他吮着伤口,竟有些泪湿。可惜天气闷热,他又没有经验,花多水少,一夜之后凋谢了大半,他勉强收拾残局,挑了六朵用张旧《校园周报》裹了,满心真欢喜全泄了气。可是小叶不觉得,见了花高兴得跟什么似的,马上邀他暑假跟自己回家。

    在校园爱情故事里,回家可是桩大事,一进家门,家长再一首肯,几乎就和社会上的爱情一个模样了。小叶心里其实早就盘算好了的,甚至给家里去了信,说“可能要带名同学回家”,倒不是说对他有多满意,只不过中学同学里有点攀比风气,几个闺中蜜友都领人回家了,她不愿意当另类。再者说,就是领回去,也不说是恋爱关系,大家心里有数,就是日后散了,也不算什么。对于她来说,这次花的事算是个考验吧。她在心里下过决心:如果他送花来,就带他回家;如果没有花,则不妨考虑一下小祝--小祝是她的同省老乡,近日对她颇有点意思。

    原来这小祝家庭条件极好,父母都在国企煤矿上班。他长得膀大腰圆的,模样也比长江可看。虽然是富家子弟,但他并没有公子哥的习气,做人很谦卑。他性格极为活波,敢说敢做,他和张小叶是一个系的。自从见到张小叶的第一眼起,他就深深地爱上了她。以后,小祝对小叶更是猛追不舍,多次在路上拦住小叶,表达爱慕之情。但小叶对他却动不了情,多次给他难堪。小祝并没有心灰意冷,依然锲而不舍,他发誓要追到小叶。 ( 山村不了情 http://www.xshubaow.com/0/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