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初吻的甜蜜

文 / 田梦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清早,宿舍楼里各房间的小喇叭就轮番响起,管楼大娘的大嗓门和着电流杂音噼啪作响:211的,抓紧点儿,楼下有人等着哪!107107,快下楼,火车要晚点了,人家着急了。在一声声催促中,校园里出现了一队队男女混杂的行列,嘻笑地精神抖擞地向校门外走去,好象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好象这真的是一个什么都可能发生的大事件。幽暗的室内、印花布围成的小世界里,张小叶用被子蒙住脸,哀悼自己失去了当面说不的机会,或者,还有当面说行的机会。

    安红也是早就临窗对镜打扮好了,特地换上新买的裙子,丝绒的,酒红色。天气还凉,安红坐在靠窗的铺位上,蜷着腿,一手抚着光滑的紧身裤,一手托腮,无言地望着窗外,任是无情也动人的样子,如果没有一个灰色的旅行包干干净净地放在床前,整装待发的局面,却也娴静。可喇叭响了再响,男友迟迟不来,安红渐渐坐不住了,起身向下眺望的次数增多,后来干脆站在了窗前。过了12点,终于忍无可忍,摔门而去,估计是找男友算账去了。

    小叶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先是幸灾乐祸,后来见安红六神无主的样子又略有怜悯。下午,她正翻闲书,安红泪痕满面地撞开门,扑到铺位上痛哭失声,这么一来,她倒不能袖手旁观了,只好学小玫的样,抱住安红的肩。安红絮絮叨叨地控诉男友如何骗了自己,去海南原是一句玩笑,接着抱怨自己有眼无珠,看错了人表错了情,一条裙子抓揉得皱皱的,很象真伤了心。

    借安红的故事,小叶陪着洒了几滴自己的眼泪,痛快了不少,刚想说说心里话,喇叭响了,是找安红的。安红从忧到喜只用了一瞬,只见她迅速擦干眼泪,对着镜子苛刻地左右一照,补粉,复生的凤凰般高傲优美地出了门,全过程一句话也没有,剩下她恨得牙痒痒地生闷气。向楼下看,果然见安红的男友好端端地站在合欢树下,更怪自己瞎起劲,好没意思。

    傍晚是难打发的,孤寂直指人心。小叶闲极无聊,又实在没事做,提了水瓶去水房洗衣服,衣服是早加了洗衣粉泡好了的,她下死劲搓了一阵,把水龙头拧到最大,水花四溅地,有点发泄的意思。

    但凡女人,见东西清洁起来总是高兴的,过一会,她居然唱起了家乡小调茉莉花,水房空阔,回音好,字字句句象经过处理,气韵悠长,这一唱竟唱了许久,连美声带通俗,把会唱的歌全唱遍。她一向腼腆,从不在公共场合唱的,今日开了戒,自我感觉出奇地好,甚至疑心自己有几分天才。唱得兴奋,又特意打了开水洗头发,晾好衣服对镜梳头时,觉得焕然一新。反正也是闲着,率性细细化了妆,每一笔比平常更加倍用心,左顾右盼,发现自己长得就是漂亮。性致一来,又翻出衣服试,配来配去乱了一阵,衣服丢了一床,难得宿舍清静,可以这么旁若无人。正兴致勃勃,喇叭响,只说找321宿舍。平时都是小玫下去回的,多半也是找小玫的,她本不想动,只为正好打扮的齐楚,有心炫耀,便带上门下楼来。大门口只有一盏灯,浓浓的夜色里人影绰绰,她扶着门框叫了声谁找321?从暗处踱出来的却是长江。

    小叶心口咚咚跳着,暗念好事多磨,嘴上还是不紧不慢地:“你找谁?”

    长江长吸口气,装作神定气闲:“还能找谁?”

    就如好莱坞的类型化电影,男女主人公本是天南地北,多少机缘都错过了,可终会有那么一时一刻,二人聚到了一起,剩下的自然是百般恩爱,又往往是好事多磨,非得历一番险、经过重重考验,这方才终成眷属。最难的是启动,只要两个人相遇了、单独在一起了,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夜色温柔,学生活动中心里飘出舞曲,华尔兹,一大步两小步,既有控制也不乏潇洒,总之是波澜起伏的,是中规中矩的,是“交谊”的。长江和小叶坐在湖边听着大厅里传出的乐声,象听着自己内心的歌唱,这是汪洋姿肆的,是汹涌奔腾的,是“爱情”的。相隔只数米,却有天壤之别,他们现在不必在舞池里挥汗如雨地试探和寻找了,他们已经相互找到并且是在恋爱了。

    长江难耐内心的激动,亲亲吻了小叶一口。小叶初次被男孩子吻,感觉特别甜蜜。 ( 山村不了情 http://www.xshubaow.com/0/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