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章 脸红了一半

文 / 田梦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春色将尽,西府海棠热热闹闹地开了又谢了,无端端地,小叶便略有些闷闷不乐,午休的时候,独自在花园里坐了坐,用手帕包了点落花,托着腮,想起学过的种种惜春诗句,应景地拭去两滴泪。过一刻,再看看周围渐渐坐满了一对对情侣,旁若无人地自顾亲热着,便觉得没意思起来,索性把花瓣都抛进水里,起身走了。

    正午的大太阳下,步子免不了有些疲沓,刚拐过小卖部,却不料看见长江站在那里。二人从没有在舞场以外的地方见过面,都有些没防备,小叶的第一反应是:不知妆褪了没有,下意识地拢拢头发,着恼于自己的狼狈。又有礼貌习惯作怪,呆了片刻,竟不由自主地嘟囔了一声:“你好。”说完,竟羞涩地低下头,脸都红了一半。

    长江更是慌了,先是不知该不该打招呼,听到问好一时疑惑自己的耳朵,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不过是一愣神的功夫,见长江不答,小叶一低头,错过去了。这一来,委屈种种全涌上心头,她一路走一路哭了,回想刚才的他头发乱蓬蓬的,拿着块廉价面包很贪婪的吃象,离自己的理想实在太远,但即便是这样的人,居然也不被自己掌握,不禁悲从中来。又懊悔自己打了招呼,自低身价。左思右想,心头一热,决心快刀斩乱麻,断掉这重朦朦胧胧的关系。

    下一个周五,小叶早早去了图书馆,诺大的阅览室里,人不多,灯光倒亮得刺骨,沉沉地落在脊背上,她找了几篇关于《红楼梦》的论文,渐渐生出兴趣。恰对面坐了一位古典文学的女硕士,她不免有些想入非非,想来读研也是条出路,清高的女才子未必不值钱。合上书,她的心目中已有了较长远的打算,她甚至开始设想未来的衣着装扮:细巧的金丝眼镜,短发,精致的公文包,西装两三套,再有一身瑞蚨祥的旗袍,白丝巾,名牌老手表,应该象龚俐扮演的潘玉良。这样想着,一个晚上过得飞快,走出图书馆的时候,呼吸着春夜凉丝丝的气息,她甚至有点从头来过的兴奋。

    回到寝室,情势就不同了,大家正忙着洗漱,抽空传播小道消息,比较着男朋友的殷勤程度,明里暗里都是炫耀,颇有些人声鼎沸,喜气洋洋。安红似乎也挑中了满意人选,一边喝着睡前牛奶,一边显摆着新男友的阔绰,恰见小叶抱着书本进门,不合多了一句嘴:“哟,做学问去了,我还以为?……”

    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意思。这话太刺人了,面对同伴们这实实在在的生活,小叶一瞬间明白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局外人,而所谓的远大理想并不抵一双爱人的手臂,一时间不由得五味交集,泪水不受控制地汹涌而出。大家先是呆住了,既而相互使使眼色,一副心照不宣的神气,还亏得小玫在,支使众人打水找毛巾,自己一言不发,只是拥住她,晃啊晃地。等她自己止住泪,却不好意思起来,说起来她这还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失了脸面。不过女生们天生地同情弱者,自此对她反倒加倍关心,提起各自的恋爱故事,也不再肆无忌惮。

    余下的一周里,除了上课,小叶每日在图书馆里消磨时间,对自己既佩服又怜悯,日子过得倒也平稳。不觉间春假到了,校园里照例为春游的事情兴奋异常。小玫李钢他们商议组织友好宿舍的成员去爬泰山,安红说不去,大家知道安红的男友早就许愿要带安红飞海南,所以也不强求,各自忙着整理行装。

    临行前一天小玫开始收钱定车票了,到了小叶的面前,她却说:我就不去了。语气很平淡,也很坚决,小玫还劝了两句,别人的脸色就颇难看,表示别不识抬举,小玫是知趣的人,见拗不过便知难而退。

    那一天晚上,室友们出出进进笑语喧哗,小叶的脸上勉强摆着笑心里却着实泛酸,事实上,她对长江还抱有丝希望,尽管自己放弃了进攻,却隐隐希望对方能勇往直前,有总比没有好吧。这一次,也不知他去不去,如果二人还有机会在一起,譬如说在山路上,远远地跟在众人后面,可能散散淡淡地聊着,他就忽然冒出句让人心跳的话,而自己呢,摆出一副讶然的神气:你怎么会想到这呢?多俗啊!想到这里,她几乎为不参加春游感到后悔,多么有面子的一句话:你怎么会想到这呢?多俗啊!那该是何其快意! ( 山村不了情 http://www.xshubaow.com/0/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