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 舞会上初识

文 / 田梦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张小叶和长江的爱情在校园里实属平常。就如野火春风,自己看来,是生生死死、轰轰烈烈,但在旁人的眼中,无非是自生自灭,不过尔尔。红尘有福小说网`

    他们同级,不同系。长江来自大西北,家里条件非常困难。他学的是数学,课上颇用功,课下也很看了几本闲书:《废都》、《天龙八部》、《平凡的世界》,小心翼翼地附庸风雅,没被流行落下过,只是没象别人那样写过诗,所以纵有内秀,在班里系里寝室里,也就象个凡夫俗子。他是小地方考出来的,心性敏感,既然功课难拔头筹,又没本事出头露面地当学生干部,只能日日陶冶情操,炼就身城里风度再说,因此上规步距行的,又随和,让人不但忘了他的卑微出身,甚至整个忘了他的存在,所谓“平凡灰色的小人物”是也。`

    张小叶是中文系的,她原本是报了音乐系的,可惜分数不够,只能改了专业。小叶在农村算得上小家碧玉,本就柔情万种的,又如愿学了中文,和一应中文女生一样,熟读古今中外浪漫经典,布尔乔亚得要命,只可惜造化弄人,生就一副才女的酸苦外貌,空辜负了火热的心。`

    一般宿舍里,都有一个灵魂人物,开心果型的,要大大咧咧,富于爱心,又热心、又周到,担负起社交重任。长江的宿舍里,是李钢。张小叶的宿舍里,有张小玫。事情都是他俩安排的,也不知怎的就到了双方见面的日子。那一日,只见小玫跑进跑出,忙得香汗淋漓。趁小玫又一次出去的当儿,安红一面往脸上敷第二道粉,一面不屑地撇嘴:“自己想谈恋爱吧倒让咱们陪绑,德性”。话是这么说,谁也没停下打扮,心底都是跃跃欲试的__就算是陪绑又怎样呢,得乐且乐罢,再说机缘这东西,难说。

    原来这安红就是省城人,家庭条件非常优越,平时清高自负,很看不起从村里来的那些大学生,而且说话刁酸刻薄,宿舍里没几个人愿意理她。

    李钢和小玫安排的是跳舞,俗是俗了点,明显的急于求成的味道,不过相比之下最直接。地点选在男生宿舍里的活动室,油腻腻的一间屋子,窗玻璃脏得要不得,水泥地也早已看不出本色,三盏灯里有两盏是坏的,灯绳上还爬着几只越冬的苍蝇,昏黄的光圈一点点大,在地上晃啊晃地,让人一看心都凉了。

    安红一进楼就捂鼻子,说味道怪怪,又小心提着裙角,怕楼道上的污水,及至进了这屋,看靠墙站了六位灰涂涂的男生,一张破桌上不过摆着几瓶杂牌汽水,脸色更加难看。双方本就尴尬,偏偏李钢的破录放机又卡了带,一屋的人僵在那里。幸好走廊里有人直着嗓子唱歌,踢踢踏踏地从门外过,那歌声实在太怪,跑调跑了有好几里,谁绷不住扑哧乐了,气氛这才缓和下来。

    李钢小玫担负起角色,一一介绍了众人,一个个名字说下来,除了相貌出众或名字奇特的,其实也记不住。舞曲放出来了,鼓点敲在心上,后来就跳了起来,当然是李钢小玫带头,舞步娴熟、配合也好,倒象专门排练过似的,人才相貌看着也般配,看得大家心中都有了数。安红也会跳,不甘示弱地挑了个最顺眼的男生,大胆走到灯下。可惜这男生不会,憋出一头汗来,只好从头教起。但只过了一会,安红的笑声就朗朗地出来了,大概是孺子可教,那男生还算讨人喜欢吧。有安红这对“迈步”派打底,众人有了信心,双双对对下了场,室内的气温升了上来。

    说起来长江和小叶是最后的一对,实在也是没有别的选择了。小叶多少有些委屈,可是面子上决不肯露出来,笑容比平时更矜持。长江对舞会本不大热心,只是一贯做事认真,反而把一双皮鞋擦得雪亮,让小叶看了有种莫名的感激。长江托起小叶的手,觉出一点热,她握着他的,觉出汗湿。

    两人都有些倦怠,知道这舞会不是属于自己的。由此出发,步子倒放松得很,一步是一步的,踩在点子上。小叶眼中,是长江的一个领角,干干净净的一块白,随着灯光明明暗暗,除此没有别的内容。长江眼中,是小叶的一头长直发,有气无力地垂下去,索然寡味。二人索性将目光越过对方肩头,看别人的事态发展。小叶无意中发现李钢的手正在小玫的腰间逡巡,而且李钢好像陶醉了。她的心一惊,乱了方寸,一脚踩在他的鞋尖,慌慌地说了整晚唯一的三个字:“对不起。”

    长江憨笑一声,轻声说了声:“没关系。” ( 山村不了情 http://www.xshubaow.com/0/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